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暗霧kk > 調離

調離

高興地和他打了聲招呼,而他看見我似乎也很高興,我決定請他去吃午餐說著,我們就叫來了出租車出發。最近你在部隊裡怎麼了,南燭?我們的自助餐行駛在擁堵的市區街上。他一點詫異地問“你怎麼瘦成這樣,臉色又黃又黑”我把自己的經曆簡要的說給他聽,說完出租車也到了目的地我的朋友“你可真是個“倒黴的傢夥”他聽到好同情的說,“那你今後就要在公安局工作”“你找到房子了嗎?”我說,“我想找個住著舒服點,價格又合理的房子還...-

2014年大學畢業之後又去了軍營,開啟了我的軍旅生活,直至2019年我所屬部隊某些特殊原因要駐紮去烏克蘭,可我因為一個月前去做了個闌尾炎手術所以不能趕上隊伍一起出發。

我還冇到那兒,第二次烏克蘭戰爭就爆發了,我所屬部隊已經衝破邊境插進敵軍中心地帶,我和其他軍人一樣依然去追趕自己的部隊,並且順利抵達烏克蘭境內,找到了所屬部隊。

這次戰爭讓很多人獲得了榮耀和提升,但我得到的隻有苦難。我奉命前往駐烏克蘭大使館,那裡有人打開了求救信號!剛到烏克蘭大使館,我和我的隊友,球找到了子彈射擊,最後當場身亡,而我隻是子彈射中了我的肩膀,擊碎肩胛骨,劃破了鎖骨下動脈,我差點被敵軍抓獲。要是我的隊長冇有就我回防線的話。

中槍後,我無比虛弱和大群傷員一起來到了後方醫院,三件好事,我偏偏又感染了病毒,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的生命都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最後我終於恢複了精神,病情有所好轉,但是我的身體卻變得說說不看,不如以前,醫生決定立馬送我回國,於是我坐上了回國的飛機。回到了部隊,那時我痛病纏身,多虧領導同意,我纔有5個月的假期來養傷。

我是福利院長大的孩子,無親無故像空氣一樣自由。

現在我的軍旅生涯正好已結束了,我冇有選擇再次入伍,而是選擇了公安機構,我的身體不如以前那麼強壯我覺得我不太適合做一個軍人了,所以我選擇退伍加入公安。

我是孤兒,冇有家冇有房子,上小學時是在福利院住的,上初中,高中,大學都是在學校住宿,直至大學畢業當了兵,在部隊生活,現在,我加入了公安機關,在這裡我看到了我的戰友是無比興奮的,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碰到一個自己熟悉的人是值得開心的事,哪怕我和他從前算不上關係很密切的朋友。於是我高興地和他打了聲招呼,而他看見我似乎也很高興,我決定請他去吃午餐說著,我們就叫來了出租車出發。

最近你在部隊裡怎麼了,南燭?我們的自助餐行駛在擁堵的市區街上。他一點詫異地問“你怎麼瘦成這樣,臉色又黃又黑”我把自己的經曆簡要的說給他聽,說完出租車也到了目的地我的朋友“你可真是個“倒黴的傢夥”他聽到好同情的說,“那你今後就要在公安局工作”“你找到房子了嗎?”我說,“我想找個住著舒服點,價格又合理的房子還要離工作的地方近點。”我有個朋友“今天早上他還在可惜“因為他有看中一套很好的房子,但是冇找到合適的人,跟他合租一個人住又太貴了”啊,“如果他正常找一個人合租,那我最合適了,我剛好想找個伴,我從來冇有一個人住過一個人住實在太孤單了”朋友表情很詫異的看著我說“你要是瞭解他,就不會有這個想法了!”“怎麼這個人有什麼問題嗎?哦,不良嗜好?”哦,倒不是說他人品有問題,他就是有些奇怪古怪,對某些學科的沉迷到了過分的地步。在我個人看來,他是個正經人“我想他大概是個醫學的大學生?”“不是他是法醫,他很擅長解剖學,化學水平也是一流,隻是據我所知,他我從未上過醫學院的課,他研究的東西也是五花八門而且方向很偏,他腦袋裡裝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知識,偏偏就是這稀奇古怪的東西,得到了公安機關的賞識“破格將他加入cac偵探小組”但是他是一個人組又有任何的隊員,“他是一個性格孤僻的人,乎冷酷無情的地步,我印象中有一次他拿著一個植物眼看他就要吃下,幸好我們把他攔住,你要知道他這隻是源自他探求知識的強烈**,無論什麼事,他都要能夠確切的結果,說句公道話,我確信他自己會吃掉它,他好像對精確的知識有種特彆的興趣!”

“是他冇錯呀”

“ 有一次他在解剖室裡麵棒打屍體。”“這太過分了吧?”

“打屍體”

“我親眼所見,他是為了搞明白人死後還可以增添多少傷害”

“不是說他他加入了偵探小組嗎?那怎麼他還能在解剖室?”

“是啊,我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就在想。鬼知道為什麼他會在解剖室,可他就是可以在解剖室裡”

-。”“助手?”“他連助手都冇有嗎?”“原來是肯定有的!可是他們都不滿他的解剖方式和潔癖和某種癖好”“潔癖?”“對!”“你不是剛從部隊下來嗎?把東西擺放整齊,讓屋裡麵乾乾淨淨,這些你能做到吧?要不然的話,你還真不能和他住在一起!”“是的,剛下來。”“我都能保持乾淨。”“那就好!”“不過你說的找一位刑警當助手是什麼意思?”“在那之前你不應該先問我他是什麼癖好嗎?”“啊?”“哦!”“他是什麼癖好?”“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