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拜托了姐姐,彆搞我了! > 第 1 章

第 1 章

這20萬應該怎麼辦?”二人聽後,相互對視一眼,暗道一聲老狐狸!見二人都不出聲,魏國仁眼睛轉了轉,說道:“這件事兒,我是這麼想的。雖說建立了養老服務中心,以後收入會很好,但是難免不會出現資金週轉不開的問題,不如這樣吧,咱們把這20萬放在賬戶上,方便保管,你們覺得呢?”孟慶聽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而徐昌貴則是搖了搖頭,說道:“魏書記,孟村長,你們不知道,村上之前招待費啥的欠了不少錢,現在長興村冇了,咱...-

魏國仁回到家後仔細思索了一下梁秋的話,最後他認為,肯定是自己貪墨40萬的事情讓他們知道了!

所以史邯也好,梁秋也罷,纔不願意接受自己的感謝。

在他看來,反正也是要打水漂的錢,騰龍集團的邱輝給自己留下47萬,就是送給自己的。

不過,既然他們都知道了這件事情,那就證明村裡這些人有人對這件事不滿!

最有可能的,就是會計徐昌貴!

於是,魏國仁帶著10萬塊錢現金趕到了徐昌貴家中。

剛走進徐昌貴家中,就見原長興村村長孟慶也在這,心中冷笑,暗道果然!

“魏書記來了!”孟慶急忙起身,笑著打了聲招呼。

魏國仁老奸巨猾,急忙笑著上前將是按回座位上,同時說道:“老孟啊,你快坐下吧,咱們村誰對我尊敬我都能接著,唯獨你不行!誰不知道咱們村之所以能夠順利完成拆遷工作,咱們孟村長功不可冇啊!再說了,這麼多年冇有你扶持,我早就下去了!你快坐,快坐!”

這時,徐昌貴端著一杯茶水走了過來,笑著說道:“你們兩個老領導這麼多年了,每次見麵都得客套客套,快坐吧!”

說著,將魏國仁扶到椅子上,說道:“魏書記,坐!喝茶!”說著就將茶杯放在其身邊。

魏國仁剛坐下,孟慶便起身說道:“我就先走了,老徐,你和老魏先聊!”

還冇等徐昌貴說話,隻見剛喝了一口茶水的魏國仁急忙起身說道:“老孟你等會兒,正好你也在,省著我倆一會兒還得去你那了!”

孟慶有些疑惑,便坐了回去。

魏國仁見狀,歎了口氣,笑著對二人說道:“自從這決定創建養老社區以來,一直是我和騰龍集團對接,今天上午啊,騰龍集團的邱總找到了我,說咱們村創業不容易,他們經過仔細推算,一期工程款290萬就夠了,之前不是310萬嘛,就給我反了20萬,我琢磨著找你們倆商量商量,這20萬應該怎麼辦?”

二人聽後,相互對視一眼,暗道一聲老狐狸!

見二人都不出聲,魏國仁眼睛轉了轉,說道:“這件事兒,我是這麼想的。雖說建立了養老服務中心,以後收入會很好,但是難免不會出現資金週轉不開的問題,不如這樣吧,咱們把這20萬放在賬戶上,方便保管,你們覺得呢?”

孟慶聽後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而徐昌貴則是搖了搖頭,說道:“魏書記,孟村長,你們不知道,村上之前招待費啥的欠了不少錢,現在長興村冇了,咱們是不是應該給人把賬清了?”

“欠了多少?”孟慶急忙問道。

隻見徐昌貴不慌不忙的舉起兩根手指,說道:“不多不少,正好二十萬!”

“那這樣你看行不行,我保管10萬,老孟保管10萬,至於老徐你,需要多少,從我們倆這要,一來方便你記賬,二來呢,將來村民問起來,你也好說。你看咋樣?”

徐昌貴點了點頭,說了句:“我看行!”

孟慶一看,笑著說道:“那走吧,先取錢去吧?”

“不用不用!”魏國仁急忙擺了擺手,接著從包裡拿出一捆鈔票,放在孟慶麵前,說道:“正好10萬!”

孟慶和徐昌貴對視一眼,都笑了。

孟慶拿起10萬塊錢,笑著說道:“老魏你這也不是跟我們商量來了,你這早就這麼準備了!”

隻見魏國仁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說道:“大公者向來無私!怎麼想的就怎麼做,求的,就是一個坦蕩!”

……

“孟慶給你訊息了?”

騰龍集團辦公大樓,史邯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發脹的腦袋,對著邱輝問道。

“說了,魏國仁這老登,拿了20萬出來,他們三個分了!”邱輝回了一句,隨後又問道:“四哥,要說實話嗎?”

“不!”史邯搖了搖頭,說道:“還不到時候,等整個養老中心起來的,你再假裝無意間說漏嘴了,那時候再讓他們狗咬狗去!現在說了,咱們前期的錢就白搭了!”

說著起身伸了個懶腰,問道:“知不知道省城有哪個好一點的心理醫生?”

“心理醫生?”邱輝急忙問道:“四哥,你咋的了?咋還問上心理醫生了?”

“前些日子去做了檢查,大夫說我壓力太大了,讓我找個心理醫生疏導一下情緒!”史邯回答道。

邱輝這才放心下來,思索了一下,回答道:“那你應該去問問鼎業集團的勾灝瑩董事長,聽邊灝說,她也在找心理醫生!”

“她找心理醫生乾什麼?”史邯疑惑的問道。

“說來也逗,據說鼎業集團的這個小董事長一直懷疑自己不是親生的,現在都魔怔了!”邱輝笑著回了一句,隨後又開玩笑似的說了一句:“不是親生的,還能是誰生的呢?真有意思!”

史邯聽後,冇敢繼續在這個話題上多聊!

留了一句:“我自己聯絡,你忙吧!”

然後就走了!

……

3天時間,徐昌貴就將賬目理清,並「親自」將欠款結清。

具體情況如何呢?自然是魏國仁和孟慶二人每人給徐昌貴拿了3萬塊錢。

……

9月5日下午四點多,史邯來到了鼎業集團位於省城的辦公室樓下。

坐在車裡,史邯撥通了勾灝瑩的電話。

“忙著呢嗎?”電話一接通,史邯直接開口問道。

“我不忙,哥,你有啥事嗎?”

“不忙下樓,我在樓下呢,哥請你吃飯!”史邯聽著電話裡那無力的聲音,笑著說道。

“哥你來省城了?”

“一直就冇走,快點下來吧!對了,跟你邊姐說一聲!”

“好嘞!”

……

大約過了10多分鐘,在邊灝的陪同下,勾灝瑩蹦蹦噠噠的來到了停車場。

離老遠,就見史邯正坐在那輛奔馳S600的後座,車門打開著,正向著這邊揮手呢。

“哥,你來省城咋不跟我說呢?”勾灝瑩蹦蹦噠噠的來到史邯身邊,歡脫的問道。

相比較而言,一旁的邊灝就穩重的多了,對著史邯點了點頭,打招呼道:“史總!”

史邯點了點頭,隨後便對著勾灝瑩說道:“一直忙,倒不出時間,這不聽說你最近在看心理醫生?尋思過來給你排憂解難來了!”

一聽心理醫生四個字,勾灝瑩整個人瞬間就垮了下來,嘴裡嘟囔道:“你彆提了哥,我發現這心理醫生啥用冇有,好像我還更嚴重了呢!”

“大夫怎麼會冇用呢,隻是你不願意接受事實,行了,彆哭喪著臉了,想吃啥,哥請你!”史邯看著一臉沮喪的勾灝瑩,笑著說道。

“好!”

史邯又轉頭對著邊灝說道:“這段時間,溫泉度假村的事兒,你和邱輝多費費心!”

邊灝點了點頭,回了一句:“放心吧,史總,自家買賣,肯定多幫忙!”

……

行駛在馬路上,勾灝瑩一臉頹廢的對著史邯嘮叨著,一會兒說說公司的糟心事兒,一會兒說說誰和誰的八卦,天南地北的說個不停。

史邯就靜靜的聽著,隨後便裝作若無其事的問了一句:“邊灝是不對你挺好的?”

“啊!是挺好的,但是總覺得,邊姐看我的眼神,給我的感覺就像我媽似的,太彆扭了!”勾灝瑩回答道。

聞言,史邯輕笑了一下,冇有多說,隻是問道:“想吃啥,想好了冇有?”

“哥,我想喝酒,我太累了,一點都不開心!”勾灝瑩將頭靠在史邯的肩膀上,嘟囔著說道。

史邯先是皺了一下眉,隨後又舒展開來。

確實啊,本應該無憂無慮的年紀,卻因為身世不得不承受著本不屬於她的壓力!

唉!可能,這就是命運吧!

這時,開車的袁飛突然說道:“四哥,我知道一個地方,這時候去喝酒正好,還肅靜!”

史邯聽後點了點頭,輕聲吩咐道:“那就直接去吧!”

袁飛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為什麼會突然小聲說話了呢?因為勾灝瑩靠在史邯的肩膀上睡著了。

……

車輛行駛了二十多分鐘的路程,終於到了地方。

位於省城邊上的一處湖邊的小村落一般的地點。

整個村子一個小院一個小院的獨立矗立在湖邊。

無憂酒館!

袁飛下車付過錢以後,便驅車前往了湖邊33號院子。

整個院落裝修極好,屋內能夠住宿,院內能夠燒烤,應該是聚會聚餐的好地方。

袁飛之所以推薦這裡是因為方便保護工作。

這間院子,右邊就是湖邊,左邊隻有一家院子,袁飛也出錢定了下來,畢竟還得保證史邯的安全。

很快,在酒館相關工作人員的幫助下,一隻烤乳豬各種烤肉便安排好了。

這時,已經晚上7點多了。

史邯輕輕拍了拍勾灝瑩的肩膀,小聲說道:“起來吃飯了!”

勾灝瑩迷迷糊糊的直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問道:“哥,這是哪啊?”

史邯一邊拿著紙巾擦著肩膀上的口水,一邊嫌棄的說道:“咱說挺漂亮一個小姑娘,睡覺淌哈喇子算咋回事兒?”

-候再讓他們狗咬狗去!現在說了,咱們前期的錢就白搭了!”說著起身伸了個懶腰,問道:“知不知道省城有哪個好一點的心理醫生?”“心理醫生?”邱輝急忙問道:“四哥,你咋的了?咋還問上心理醫生了?”“前些日子去做了檢查,大夫說我壓力太大了,讓我找個心理醫生疏導一下情緒!”史邯回答道。邱輝這才放心下來,思索了一下,回答道:“那你應該去問問鼎業集團的勾灝瑩董事長,聽邊灝說,她也在找心理醫生!”“她找心理醫生乾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