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重生之我在江湖探奇案 > 前傳之國破山在

前傳之國破山在

弟子,看看你的士兵,他們都會變成行屍走肉,你亦是如此。”寒冰突破九悲之結,暗紅下翻湧一道劍光。“我這劍今年還冇有開過葷,就先便宜你這黑大帥了!”順潮四十五年,順潮帝終歸是油儘燈枯,朝中勢力暗潮湧動,破國之戰一觸即發。戰場號角不斷,朝中更無人管製,朝廷之上,文武唇槍舌戰,亂作一團。“皇上不在,你們都成狗了嗎?吵什麼吵,莫非你們要造反!敵人來了就打,要是有造反的我葉笙定殺他個片甲不留,將他的頭割下來放...-

順潮十五年,嚴冬散儘,凍結的河麵慢慢退散寒氣,征戰沙場的慕延,褪去了少年的青澀,佈滿暗紅的盔甲,無一不在訴說戰事辛苦。

葉之韻抬頭看向皇城,月光浸潤之下,繁華的皇城笙歌舞起,城南炮火連天轟炸,絢麗的煙花從邊界處綻放。

邊塞擊鼓沙飛揚,長瀟破劍迎風利。

“喲?慕延,不不不,我應該叫你琅琊王。尊敬的琅琊王,不出我所料,那黃帝老兒等不了多少時日,雖然我對那破皇位冇什麼興趣,可我要讓這天下都迴歸於混沌!”

慕延穩重牽製住戰馬,手中的劍伺機而動。

“崔永元,我很慶幸,我可以與你一戰。”

號角聲聲起,刀劍碰撞,汗血揮灑混合沙土滾落。

“垚舜之勢,反棲止避世之,蹠骨之浩,匕炎十二執行,起勢聚發,鎮劍氣,九悲之結開!”

煙玉感受著強大的壓迫,破鞘而出,直逼崔永元,可卻被黑氣慢慢吞噬,巨大的黑洞破天空於長嘯,黑氣慢慢吞噬收攏,暮色隨即而至。

慕延騰身而起:“墨語天色起,空樓彆囈語。”

煙玉乍時劈斷黑氣的包圍,轉而飛嚮慕延。盔甲置身禦劍飛行於山間,劍氣震盪於山穀,劈山斷水,斬破黑氣壟斷的巨大屏障,天地之景色,日月之精華,斷時擊破黑氣。

慕延仰天長嘯:“人頭做酒杯,飲儘仇讎血。”山間流水珀然凝固,瞬時橫空劈出一劍,慕延瞳孔驀然緊縮。崔永元刹那間被逼出陣眼,隨即怒目而視。

隻見一個和尚身著長衫,腰間荷花金絲刺繡極為特殊。那和尚束劍微笑:“阿彌陀佛,這位施主殺伐氣怎的如此之重,不瞞這位施主,貧僧今日修煉了一套劍術,對祛除殺伐氣極為有效,但貧僧也是剛剛修煉,這位施主,多有得罪了。”

荷花和尚一躍而起,長衫飛舞,轉而挑起長劍。隻是,不見荷花和尚往前刺,長劍忽而逼向崔永元,幾撮玄黑色布料揚撒飄落,慕延驚奇地看向袒露著半邊胸膛的崔永元,荷花和尚盤腿落座於小丘之上,修長的手指玩弄著油光水滑的佛珠:“這天下之事,本就是變則通,通則變,施主又何必強求呢?”說著荷花和尚慢慢雙手合十故作惋惜的搖了搖頭。

崔永元雙拳不自覺的握緊,眉目間羞赧之意無可壓製。崔永元怒目紅赤,隨即周遭爆發出聲聲低鳴。山野震動,河流湍急。

慕延感受氣息變化,心生疑慮。“哎?不是吧?小師弟,貧僧是不是幫倒忙了?”荷花和尚漫步於慕延身邊。

慕延扶額,眉頭緊蹙,“師兄,彆玩了,抓緊破陣吧,馬上那些邪物就被放出來了。”荷花和尚嘴角微微上揚:“期待這一戰很久了。”

天光乍現,戰火連綿。結印正式開啟,混沌籠罩於大地之間,吞山暮雨,天雷滾滾。慕延騰飛沐月,禦劍飛行,觸碰邊界卻彈開兩丈之遠。

和尚順勢起跳,安置好慕延後,轉而跳躍山穀,盤坐於此,口中唸唸有詞,巨大的金鐘罩忽然向崔永元砸去,崔永元來不及躲閃,霎時被金光籠罩,便在心中暗罵一聲。

那和尚身姿輕盈,懸步於金鐘罩頂部。念珠碰撞之聲因金鐘罩而顯得空靈。“阿彌陀佛,小施主,貧僧早就說過了,這一戰小施主你註定輸。”

“輸了嗎?”金鐘罩因崔永元的笑而發出共鳴。崔永元微喘著大聲宣揚:“你們看看我輸了嗎?”

遠處突然發出一聲悶哼,慕延不敢置信的盯著穿刺胸口的長劍。眼神無望的看向拔劍之人:“我……想過很多次,但從來都冇有懷疑過你,淩誌。為……什麼?”源源不斷的鮮血從慕延的口中噴湧而出。

淩誌俯視著跪在地上的慕延,擦拭著手中的鮮血,隨即嫌棄的丟掉手帕,“家主,或許我應該叫你慕公子,我其實不是什麼肖淩誌,我是肖淩誌的師兄肖翎,而你慕公子,就是當年害死肖淩誌的罪魁禍首。”

和尚迅速封住慕延兩處護心血脈,轉而封鎖慕延體內所有的內力。肖翎淡漠掃視:“冇用的,此毒為藥王穀的絕世之毒—百酶,就算是藥王來了也無法解毒,而此時這毒早已深入骨髓,即使把他一身內力儘數廢除,也阻擋不了毒素的擴散。”

突然金鐘罩出現極為密集裂縫,隨即炸開,崔永元輕輕的拍過肩膀上沾染的灰塵,反問道:“我敗了嗎?”

肖翎轉身跪拜,“弟子肖翎跪拜尊上,謝尊上不殺之恩,肖翎願窮儘一生追隨尊上腳步,早日讓這天下迴歸混沌。”崔永元悠閒地擺了擺手。

“慕延啊,你知道肖淩誌怎麼死的嗎?當年肖家被朝廷滅門,也是你去向那皇帝老兒求情,可是你忘了肖淩誌是淑妃的私生子,那皇帝老兒隨即下了追殺令,一夜之間肖家儘數覆滅,而我正好救下了肖翎。”崔永元慢慢的將九悲之結收攏。

巨大的邪物從空中落地,隨即軍隊廝殺,場麵一片混亂,天光暗紅渾濁,硝煙瀰漫。那和尚早就筋疲力儘,口中頻頻撚訣。

九悲之結順勢而為,結印中心散發出一團黑霧。崔永元緩慢的開口:“九悲之結,隨時隨地吸取精華,慢慢擴大,不超三日,這天下就會歸於混沌。慕延,看看你的弟子,看看你的士兵,他們都會變成行屍走肉,你亦是如此。”

寒冰突破九悲之結,暗紅下翻湧一道劍光。“我這劍今年還冇有開過葷,就先便宜你這黑大帥了!”

順潮四十五年,順潮帝終歸是油儘燈枯,朝中勢力暗潮湧動,破國之戰一觸即發。

戰場號角不斷,朝中更無人管製,朝廷之上,文武唇槍舌戰,亂作一團。

“皇上不在,你們都成狗了嗎?吵什麼吵,莫非你們要造反!敵人來了就打,要是有造反的我葉笙定殺他個片甲不留,將他的頭割下來放到城牆之上,讓百姓們看看這些叛國通賊的狗是什麼樣子!”

少女著身金甲,手持長劍,劍柄之上掛著一枚小而精緻的玉佩,結尾處紅色流蘇點綴。一位宦官恭敬行禮:“葉將軍,皇上傳您覲見,還請將軍這邊請。”

葉笙跪地而拜:“臣女拜見皇上。”順潮帝聲若蟬絲:“葉將軍無需多禮,葉將軍自知朕為何宣你,朕這身體早就不行了,全憑長風神醫的神丹吊著一口氣。朕隻問你一件事,你願不願意接下你爹的名號,帶領琅琊軍在血拚沙場,保家衛國?

葉笙再次聽到琅琊軍時,目中略帶血色,手腕不自覺的抓緊長劍。葉笙再次單膝跪地:“請皇上恕罪,臣女本應血拚沙場,可為父的稱號太重,臣女擔當不起,請皇上收回成命,保家衛國本就是臣女的職責所在。”

順潮帝緊緊的攥住龍被的一角“葉將軍言重了,不必多禮,朕有些乏了,退下吧。”葉笙走出寢宮後吐出一口濁氣。

寢宮內,婢女端過去的藥湯被順潮帝一把掀翻“慕延,你好樣的,你生的小犢子挺像你,嗬嗬,到最後還不是為我所用!”

順潮四十五年冬至。

葉家大宅,“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今有祥瑞,事事順遂,封江南葉家葉之韻之後葉笙為統領軍,率領四百五十萬大軍速去邊界,抗擊疣寇。”

邊界之戰一觸即發,疣寇遠不及戰場之上,戰場沙土飛揚,朝中黑暗勢力再度爆發,順潮四十五年大雪,朝中傳來噩耗,滿城烽火連天,燒殺搶掠無一不為,一夜之間,繁華的皇城戰火紛飛。

朝派之間紛爭不斷,邊界之戰紛紛戰敗,繁華終歸一去不複返,順潮覆滅,疣寇隨即建立新國,定為夏立。

葉笙終歸戰敗,被疣寇兵擼去,一身鎧甲破爛不堪,血性摻雜女性氣息,衣服被雜七雜八的撕碎,疣寇兵粗暴的動作讓葉笙感到了比戰死沙場更加恐怖的情感,就在葉笙絕望之時,一陣劍光破立而出,鮮血濺了葉笙一臉,長風京墨動作輕便的脫下外袍蓋住葉笙暴露的身體。

“對不起,笙笙我來晚了。”葉笙緩緩開口:“順潮覆滅了。”長風京墨撫摸著葉笙腫脹的臉頰,紅色的巴掌印極為清晰“國破山河在,何況我們都活著。”

“葉笙,我們隱居吧。”

“好。”

山間小屋,水聲潺潺,長風京墨與葉笙婚後生活還算平靜,直至葉笙懷孕那日,葉笙剛要把這個訊息告訴長風京墨,就在屋外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世子,咱們該回去了,那個女人需要我幫您解決嗎?”

“不用,留著她還算有趣,可以給我當個妾。”“世子,您明知道公主對您有意,為何還要跟這個女人在一起?”“本世子就是玩玩而已,怎麼本世子的事也需要跟你解釋清楚?”“屬下知錯,屬下先告退了。”

“笙笙,你去哪了?等了你好久你都不回來,我剛要去找你。”葉笙不緊不慢的開口:“害,我今天不太舒服,去找郎中看了看。”長風作勢抓起葉笙白皙的手腕:“不舒服找我就好,你忘了你夫君是乾什麼的了嗎?”

葉笙用力甩開手腕“哎呀,我去看了冇事的,就是這山上濕氣重,多喝點祛濕的湯藥就好了,正好你去後山幫我采點草藥回來吧。”

把長風京墨支走後,葉笙進入柴房,尋找蛛絲馬跡,“平時他不讓我進這裡,那東西應該就在這裡。”葉笙觀察柴房佈局,順手推了一下牆壁,隨即暗室顯露而出。

葉笙慢慢每往暗室深處走一步,心就越冷一分,葉笙的視線被案桌上的事物狠狠刺痛,葉笙顫顫巍巍的拿起案桌上的書信,才得知二叔在國破後被疣寇擊殺,而長風京墨不姓長風而是姓崔。

“笙笙?你在這啊,找到你了。”葉笙憤恨的轉過身“你跟我說,這是什麼?你說啊!”長風京墨慢慢的撫摸著葉笙的臉頰,動作輕柔而溫情“笙笙啊,你不是都看到了嗎?就是這樣,我是世子,而你葉笙嫁給了殺父仇人的兒子。”

葉笙表情呆滯“什……什麼?”長風京墨緩慢的拿出手帕擦拭著撫摸葉笙的那隻手,陰厲的狠笑:“你不會真的以為你爹是戰死的吧?我的笙笙還是單純的可愛啊。”

葉笙伸手撫摸著小腹,手中慢慢的捏緊柳葉刀“長風,我就當不知道好不好?我們還是在這小山莊裡愉快的生活好不好?”

葉笙緩緩的摟著長風京墨的腰肢,蒼勁有力的腰腹因為大笑而震顫,隨即葉笙狠狠的出刀,誰知竟被長風京墨發現,柳葉刀瞬時被甩飛。

“葉笙,我很瞭解你,你那麼高傲的一個人,怎麼會為了和我在一起就甘願妥協。”長風京墨慢慢輕撫劍刃,寒光微起。

長劍狠狠的刺中葉笙的心臟,葉笙一臉不可置信的凝視著高高在上的男人,薄唇輕啟:“長風京墨,我定當親自讓你來還!”

-不要臉!”說話間,手中的劍向少女劈去,突然侍衛雙手一抖,劍被擊落在地,“刑探寺就是這麼辦事,光天化日之下欺負一個姑娘?”侍衛一看來人早就跪地行禮:“長風公子恕罪,小的錯了。”長風京墨扶起少女:“姑娘你冇事吧?”人群中的葉笙滿臉鄙夷:“果然虛情假意,專挑姑娘騙,偽君子。”少女眸色流光:“多謝公子出手相助。”葉笙實在是覺得刺眼,轉身欲走,“葉姑娘,你去哪?”葉笙眉頭微蹙:“你認識我?”少年輕轉手中劍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