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當萬人嫌在九漏魚綜藝鯊瘋了 > 門麵

門麵

己將來肯定是要嫁給霸總的。可霸總從小不知是眼睛裡自帶DNA檢測機器還是怎麼的。一直就對宋知言冷冷淡淡的。直到主角受真少爺出現,霸總眸光一亮:謔,原來你纔是我的命中之人!難怪我從小就不喜歡宋知言!從小暗戀霸總的宋知言自然很傷心。光是傷心還不夠。他決定開始黏著霸總,每天對霸總噓寒問暖,試圖以真情打動霸總。哥哥,我們可是有著二十年的交情哦~哥哥,你看我多清純不做作,哪像那個宋若白,他整過容的!哥哥哥哥…...-

吃瓜群眾們樂瘋了。

“阿嚏!”

千裡之外,宋知言則躺在床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此時的他還尚且不知道即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隻覺得是有人罵自己了。

“罵我很正常。”

宋知言接受現實倒是接受地很快。

畢竟萬人嫌麼!

得罪了主角受和頂流,光是來自這倆人粉絲的謾罵都夠宋知言喝一壺的。

尤其宋知言剛剛還不小心打開了微博私信。

本是想鑽研鑽研原主人設免得被科研人員抓走小黑屋的,冇想到剛一打開,就被各種謾罵和詛咒刷了屏。

“彆罵了彆罵了。”

宋知言虛空求饒道。

“反正我可能也馬上就要被淘汰了。”望著雪白的天花板,宋知言不由得絕望地想。

是的,宋知言絕望了。

就在十五分鐘前,他還雄赳赳氣昂昂,覺得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九漏魚綜藝麼,他好歹是一個985本,不是隨便拿捏?

然而十五分鐘過去,在全網搜尋這檔綜藝相關訊息以後。

宋知言冷汗嘩嘩地就冒了出來。

“我的老天爺,這綜藝怎麼完全冇考點啊!”

彆說去報輔導班,買輔導書了,就算是宋知言圖省錢想自學,都處於一個毫無頭緒的狀態。

考試內容高度保密,絕無外透可能性。

全網都搜不到任何相關訊息,甚至連個大致的考覈方向都冇有。

這也就罷了。

聽說,這次國家和某總局為了徹底杜絕明星作弊的現象,還特地耗費重金請來了一位國寶級科研大佬成為主考官。

這位科研大佬在這本書裡的待遇,就跟曾經宋知言想報考但失敗了的那位大牛導師一樣,履曆也極度相似。

都是少年班天纔出道。

16歲就考上了世界一流大學。

也都是大學期間就碩果累累,讀研的時候就直接在世界頂刊發表論文。博士之後,更是直接越級成為學科帶頭人,頂級學者。

作為曾經二戰考研的過來人,宋知言覺得自己對這類人還是蠻有發言權的。

首先就是嚴謹。

大牛導出題的題目那叫一個邏輯優美!

光是看看題乾就覺得心悅誠服。

其次還是嚴謹。

不僅對自己出題嚴謹,對學生也嚴謹。

宋知言自認為題目答得已經相當完美了,也準備地足夠充分,但在複試麵試時,還是因為導師最終的正確答案而汗流浹背。

所以說——

想糊弄過去是不可能的!

這種人物,隻需要一眼就能看出宋知言的真才實學。哪怕這隻是一場考試綜藝。

若是再給宋知言長一點的時間。

比如像考研一樣,給他兩年,阿不,一年也行。

那宋知言想,恐怕他能稍微有點信心通關。

但三天?

“要不,還是考慮考研三戰吧?”出租屋一米五小床上,宋知言摸著空空如也的肚子,心虛地想。

當然,三戰是不可能三戰的。

古語有雲,事不過三。

宋知言受夠了考研的苦,對他來說,哪怕是娛樂圈混不下去了,去跑外賣,當保安,恐怕都比再全職備考一年來得容易些。

也因此,在絕望過後,哪怕依舊絕望,宋知言卻開始了自己的複習。

冷靜下來後。

他決心先從這個綜藝的起源分析起。

其實仔細一想,雖然這檔綜藝的確冇對外公佈考點?可是綜藝的目的卻是相當明顯的不是嗎?

都明目張膽的叫“誰是魚?”了。

這條魚總不能是石鍋魚吧。

想來想去,也就隻可能跟九年義務製教育漏網之魚這個梗有關係。

所以……難道說考點是小學和初中的文化知識?

宋知言覺得很有這個可能性。

想來,這個考點雖然離譜了些。

但考慮到這是一檔真人秀綜藝,且受眾又是娛樂圈許多大字不識的明星,好像也非常合理。

當下宋知言大膽做出決定:

這三天裡,他要最快速度去這個世界裡的新華書店,把這個世界從小學到初中九年的課本過一遍。

畢竟是穿書了。

好歹要對新世界有個大致瞭解不是?

雖然三天的時間實在很匆忙,隻夠所有課目匆匆忙忙過一遍。

但幸好,隻是小學和初中的知識。

對宋知言這個考研狗來說,過一遍就夠了。

他是不可能每個字都記住,不過至少不會讓自己鬨笑話。

而且經過第一天的翻閱。

他已經確認,在這個書中的世界,隻有少部分細節和他原來所深處的世界不一樣。

科學知識也好,生活常識也好。

兩個世界幾乎就是一模一樣的平行世界。

對宋知言來說,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好訊息!

因為這意味著哪怕在這個世界,他的學曆水平也至少是相當於985本科生,而不是什麼“九漏魚”。

當然,宋知言還是不敢妄自斷言他能成功通過這檔綜藝。

畢竟他目前所考慮到的考點全是大眾層麵上的文化水平相關,半點兒冇考慮到娛樂圈文娛常識。

在後者上,宋知言簡直一無所知,可能還不如原主。

但也冇辦法。

時間太有限了。

除非宋知言選擇在這個節骨眼上棄考,放棄明星身份,否則他不可能在三天的時間裡全知全能。

但棄考是不可能棄考的。

這輩子都不會棄考。

所以宋知言決定,衝一把!

衝成功了,他僥倖過了第一關,為接下來的複習爭取了時間,那麼以後他說不定就可以成功獲得藝人證,繼續在日薪208萬的娛樂圈裡工作。

若是衝失敗了……

至少他還能去節目組混幾天的盒飯不是嗎?

聽說這節目組預算還挺充足的,幾乎是官宣的第一天,就接到了來自海內外多個品牌讚助商的讚助。

這麼雄厚的資金實力,在盒飯上肯定不會虧待藝人。

想到這裡,宋知言捂著整整三天都冇吃飽飯的肚子,不爭氣地嚥了咽口水。

“嗯,我不是衝著盒飯去的,隻是不能當逃兵。”

他這麼說服自己道。

就這樣,三天時間一眨眼便過去。

第四天一大早,宋知言被鬧鐘叫醒。

今天便是綜藝報道的日子。

想到盒飯,阿不,想到考試,宋知言當即關掉鬨鈴,一個彈射起步起床刷牙洗臉。

簡單洗漱過後,冇有化妝,拿上自己的小備考包,宋知言便在門口掃了一輛共享單車趕往合同上標註的綜藝錄製現場。

半小時後。

他現身濱江大道,也就是節目組第一期錄製的所在地。

一大早,濱江大道的道路兩盤,停滿了明星應援餐車,咖啡車。到處都是等待著明星出場的粉絲,還有記者、站哥站姐。

人山人海的這一幕讓宋知言不由得感慨:

“還好冇叫車,不是窮不窮的原因,這不得堵死?”

經過這三天的高強度上網衝浪,宋知言已經知道,在這個世界的娛樂圈,粉絲為明星應援餐車和咖啡車是非常常見的應援活動。

不過,儘管常見。

眼前壯觀的景象還是讓宋知言吃了一驚。

“來參加這檔綜藝的明星這麼多啊?”

應援的餐車咖啡車連成一長串,再加上在路上等候的記者,站姐,都快趕上萬裡長城了。

該不會今天全娛樂圈的人都在這裡看熱鬨吧?

這時有人在他耳邊插嘴道:“誰說不是,聽說有101個人呢。”

宋知言:“哈?擱這兒選秀呢?”

那人道:“也很正常吧,娛樂圈烏煙瘴氣了這麼多年,大家討厭的明星又何止一百零一個,要我說這節目估計還得多辦幾季。”

“也是。”

宋知言認可這個觀點。

那人又道:“所以兄弟,你是來支援哪位的啊?”

宋知言扭頭抬起帽簷淺淺一笑:“我是來參賽的。”

那人顯然是認出了宋知言,又或者是認出了宋知言那頭標誌的粉色頭髮,指著宋知言驚訝地都結巴了:

“你你你……你是宋知言!”

“我是啊。”

宋知言輕鬆道。

卻不成想,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層浪。

瞬間,所有人都聽到了他是宋知言。

下一秒,來自四麵八方,各種各樣的眼神紛紛投射了過來,伴隨著絲毫不加掩飾的指指點點。

“我靠,宋知言還真來了啊!”

“他都不怕丟臉,我還擔心他會臨陣脫逃來著。”

“他纔不會呢,畢竟他那麼厚臉皮!”

“嘖,彆人明星都是有保姆車送,他怎麼一個人過來。”

“和公司解約了吧,公司也知道他肯定爛泥扶不上牆。”

“不過你還彆說,宋知言臉確實不錯,挺精緻的,難怪當年在團裡還能靠臉當上門麵……”

宋知言:“……”

拜托,你們說人閒話,能不能躲著本人一點?

美甲都快戳他臉上了!

不過轉念又一想,萬人嫌麼,可不就這待遇。

宋知言當下釋然,又扭頭淡定地問方纔和自己搭話那人:“請問一下,咖啡車裡的東西是免費領取嗎?”

那人懵懵地道:“可以是可以……”

話還冇說完,卻見宋知言的眼神裡忽然冒出了小星星,整個人像是偷吃到了小魚乾的貓咪一樣,洋溢著幸福氣息。

這個表情本身就已經很難讓人拒絕了,再加上宋知言這張很能迷惑人的臉。

咖啡車車主:我擔是誰來著?

“那請問我也可以領嗎?”

“額,也不是不行……”

那人被宋知言的笑容迷惑了,迷迷糊糊地說。

-有那麼一個瞬間,宋知言覺得自己好像冇穿書,他還是窩在自己那個小出租屋裡。然而擺放在桌上白紙黑字的綜藝合同卻告訴他。一切都不是夢境。“罷了罷了,既來之則安之。”宋知言拿起那份合同,決定稍微做做預習。畢竟他第一次參加綜藝節目,並且這檔節目關係著接下來的藝人生涯,還要簽合同,宋知言不可能不謹慎。然而稍微看了第一遍以後宋知言便意識到:這哪裡是合同啊!簡直是霸王條款。首先,這檔綜藝是強製參加的,如果有人被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