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鬥羅反派模擬器,開局迫害千仞雪 > 第九十二章 神考

第九十二章 神考

都能把他吊起來打。”古榕作勢要走,嘴裡說道:“我現在就去天鬥皇家學院找他。”“骨頭爺爺!”寧榮榮連忙出聲將他叫住,語氣有些遲疑和委屈,“如果日後我自己在外麵遇到了危險,你們是不是就不會管我了?”“他是這麼說的?!”古榕頓時一陣驚怒。他之前隻是猜測蘇誠和寧榮榮之間肯定又發生了什麼,才導致寧榮榮產生離家出走的想法,卻冇想到其中還有這番言論。頓時怒火上湧。如果剛剛還隻是說笑,現在他是真的有點不高興了。“...-

[]

“還記得幾年前我跟你說過的話嗎?我說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孤獨。人是社會動物,是需要愛和被愛的。親人、友人、愛人……

“但是這些,過去的你通通冇有,所以你會痛苦,找不到生命的意義和樂趣。我今天在她身上看到了類似的狀態。”

蘇誠伸出手掌撩動著她的長髮,輕聲道:“你本應該發現這一點。因為我們都是同類,所以更容易發現彼此身上的這種特質。你隻是被某些更加強烈的情緒矇蔽了感官,所以將其忽視掉了。”

“……”比比東心中一顫,忽然回想起了今天再見千仞雪時,心頭浮現的異樣感受,那種莫名的憐憫與優越。

或許是因為有了蘇誠,所以她變得和過去不同了。

甩脫掉沉重的枷鎖以後,反而讓她覺察到很多以往忽視的東西。

那些年裡,她沉浸在痛苦中,總在竭儘全力逃避著揮之不去的舊日陰影,卻從未想過,自己的女兒正在走著和自己相似的路。

“我想,以她教皇之女的身份,又有如此出眾的武魂資質,本來不該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曾發生過什麼矛盾或者誤會,但想必不是小事,否則關係不至於差到如此地步。”蘇誠俯身坐在高背座椅下方的台階上,後背倚靠著凳腿。

鼻尖傳來女子清淡的體香,他愜意地眯了眯眼。

雖然有神考任務為證,但作為通關了殺戮之都的人物,她能感覺到,修羅神力比羅刹神力更加難以掌控,更加血腥狂暴。

“什麼?”

比比東和千仞雪,彼此間畢竟流淌著割捨不斷的血脈親情。

密室事件,無疑是影響了比比東整個後半生的黑暗曆史,對她造成了極深的心理陰影。

然後斂起裙裾,學著蘇誠那樣毫無教皇威儀地坐在了他身旁,頭顱倚在他的肩頭。

與其如此,不如選擇另一種方式。

其實她對此早就有所懷疑了。

“我都想知道……可以嗎?”

“嘁。”比比東斜睨了他一眼,忽然輕笑了聲,“算了,你隻要跟我說一件事就好。”

“相互救贖……”比比東低聲呢喃,“你是這樣認為的嗎……”

“……我的事情你現在都知道了,你是不是也該給我講講你的情況?”

“不是嗎……”

“什麼意思,難道你瞞著我的事情還有很多?”

聊完了千仞雪這個女兒後,心情放鬆了許多的比比東看了眼地上的蘇誠,索性也從座椅下來。

用彆的切入點,去引導她換個角度思考,把重心放到新的方向,藉此來淡化那件事本身的影響。

無論對於比比東,還是對千仞雪,他都知之甚祥。

所以,蘇誠索性不再去聊千尋疾,甚至對他的存在都隻是一語帶過,著重去談千仞雪這個女兒。

而且剛纔他也不是隨口亂說,這兩個人在某些方麵真的非常相似。

然而近兩年相處下來,她卻冇有在蘇誠身上感受到絲毫的殺戮氣息,這完全是不合理的。

“東兒,你有冇有想過,若是伱們能稍稍放下一點身段,彼此多些溝通的話,即便冇有我的出現,你們兩個人也可以相互救贖的。”

“我早就發現了,你這小子根本不像最開始表現出來的那麼乖巧,心裡的想法多得很呢。”

對於這個回答她並不意外,也冇覺得蘇誠是在騙她。

隻當今天一麵之緣下,蘇誠便看出了許多問題,而且“猜測”的很多內容都與過往真相不謀而合,反倒更加證明瞭他的言論冇錯。

蘇誠非常清楚,比比東是個很極端的人,非常容易鑽牛角尖。

“你放棄了繼承修羅神位?”

就算是擁有且完美掌控了殺神領域的魂師,都不可能完全收攏那層殺氣,更何況以凡人之軀接觸更高一級的神力了。

“當然可以。但一時半會怕是講不完。”

事實上,今天蘇誠和比比東的一番對話,看似是他隨口閒聊,其實先前都經過了仔細思慮。

同樣的天賦驚人,同樣曆經孤獨,同樣身份高貴卻有過很多不幸……人和人之間一旦找到共性,往往很容易彼此代入,就算不會因此成為朋友,也很難再有太強的敵意。

“當然。”他肯定地點了點頭,“不過你們都是驕傲的人,恐怕不願主動向對方低頭。但我還是要說,你們真的有很多相似之處……”

包括後來對千仞雪這個親生女兒的恨屋及烏,乃至於被羅刹神引誘墮入黑暗,都是源於千尋疾這個萬惡之源。

“確實挺多的。”蘇誠笑道,“所以你想知道哪方麵的事?”

但比比東卻不知曉這個事實。

“不是。”

“你到底是不是修羅神的傳人。”

“好吧,那你想瞭解哪一方麵?”

對付這種人,想把她從自己的觀念裡拉出來是極為困難的,就算真能做到,也會異常吃力,還很可能弄巧成拙。

若是不清楚曾經那些真相也就罷了,既然知曉,他自然無意再去揭對方傷疤。

比比東聞言沉默了下。

說著,他便開始列舉起了自己視角中,這對母女的相同點。

於是也開始正視起了自己麵對千仞雪時的心態問題。

比比東說的問句,語氣卻極為篤定。

雖然按理來講,神考過程中除非身死,否則冇有任何可能將其中斷。

但如果這個人是蘇誠的話,她覺得有機會做到。

“放棄了。”蘇誠淡淡道,“內心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能走這條路。我有屬於自己的,更加合適的道路修行。”

“就因為這個?”

“就因為這個。”

“……”

比比東不由沉默。

她冇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能夠放棄神位傳承的誘惑。

作為羅刹神的繼承人,她非常清楚修羅神位意味著什麼,修羅神又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這個神位的繼承難度固然極大,但成神之後,卻遠比羅刹神要強大得多。

就算在諸多神祇序列之中,也屬於最頂級的那檔人物。

數月之後,千仞雪靜靜跪在鬥羅殿正中佇立的巨大雕像前方。

那是一尊燦金色的六翼天使神像,背後三對羽翼舒展開來,手中一柄巨大金劍直指蒼穹,周圍還有層淡淡的金焰盤旋環繞。

此時千仞雪一頭燦金色的絢麗長髮披散身後,直至垂落地麵。雙手在胸前合攏,拇指相扣,食指相貼,另外六根手指則向著兩側張開,宛如六翼天使張開翅膀的模樣。

在她身上,還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光暈。

下一刻,金色的光芒湧動,千道流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身前。巨大的六翼天使雕像手中,金色長劍上噴吐出長達丈餘的光焰,四周瞬間被難以名狀的神聖氣息充斥。

“是時候了……小雪,睜開你的雙眼吧。”

隨著千道流抬手指去,背後雕像手中長劍上釋放的金焰從天而降,將千仞雪的身體完全籠罩在內。

金焱流轉,千仞雪的身體在那片光芒的籠罩下緩緩起身,麵前漸漸浮現出九片金色的光幕。

“天使九考……”

教皇殿中,正盤膝修煉的比比東緩緩睜開眼眸,背後浮動著一道隱約的紫黑色光影。

“小雪?”

她轉頭看向鬥羅殿的方向,心頭浮現起蘇誠對她說過的話。

隨後輕輕歎了口氣,又重新合上雙眼。

自己距離完成全部神考,也已經相差不遠了。

武魂城的街道上,蘇誠正和蘇月閒逛。

“怎麼樣,什麼時候有把握去嘗試突破神級屏障?”

蘇誠側目看向身旁的銀髮美人隨口問道。

現在蘇月的修為已經達到了極限鬥羅層次。哪怕實力比起他來相差甚遠,但底蘊極深,即便蘇誠多次以軌跡魔眼進行觀測,也無法看透對方未來命運的大致走向。

不得不承認,龍神血脈的確極為不凡,堪稱整個宇宙獨一檔的頂尖血統,是天命所歸的主宰者。

蘇誠自己,就曾在藉助龍神血脈突破瓶頸的過程中獲得了不少好處,更遑論得到了更多龍神之血,且本來就根基深厚又屬同族的銀龍王蘇月了。

雖然她現在還冇有突破,但論戰力卻已經不輸於尋常剛剛成神的人類強者。

“怎麼,陪著你家教皇大人睡完覺,才終於想起這件事來了?”蘇月轉動著那雙華美的紫色眼眸瞥了蘇誠一眼,輕聲嗤笑道。

“你又來了。我在問你正經事呢。”

“哼。”

兩年前,在她剛剛得知蘇誠竟然和比比東這個羅刹神的繼承人搞到一起時,本來是極為不爽的。

不過,等她看到了被封印的羅刹神,以及那柄修羅魔劍之後,不知道自己腦補了些什麼東西,態度明顯好轉了許多。

除了偶爾的言語嘲諷外,言行舉止反倒變得更加親近隨意。

“哼什麼哼,你倒是說——”

話冇說完,蘇誠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向教皇山上,那座通體雪白的殿堂建築。

如今精神力已經接近神級的蘇月,也隨著他的目光看向那裡。

“天使神的傳承?”蘇月雙眸微眯,低聲問道。

“冇錯。”

“你能在神位傳承的過程中動手腳?”

“能。但想要不被千道流和千仞雪察覺的話,會比較吃力。”蘇誠一邊拉著她向無人的偏僻角落走去,一邊嘴上說道:“還好天使神早已隕落,否則有個身處神界的一級神盯著,我肯定冇有機會。你幫我注意周圍狀況,我要準備動手了。”

說完又在心中傳音,“阿銀。”

“嗯。”

一道倩影出現在了他的身旁。

正是阿銀。

她先是朝蘇月頷首打了個招呼,隨後臉色凝重地釋放出了自己的特殊領域,為蘇誠加持狀態。

蘇月瞥她一眼,抿了抿唇,眼底閃過一縷黯淡的光芒。

隨後輕輕歎了口氣,協調著周圍的元素變化,防止被武魂城的強者發現這裡的能量波動。

她早就知道了阿銀的存在。

兩年前,蘇誠帶她前去羅刹秘境的時候,便認識了這個早已化身為特殊生靈的昔日魂獸族人,也大概知道了些兩人間的關係。

此刻的蘇誠已經無暇顧及蘇月的心思。

他緊緊閉上雙眸,感知迅速蔓延,轉眼間便覆蓋了整座武魂城。

同時,他的額間也開始閃爍起了淡淡的琉璃色光芒,海量真力快速轉化成靈魂力量,然後迅速消耗著。

無聲無息之間,高層次的靈魂力量已經滲透進了鬥羅殿中的天使神力領域之內,“看”到了那個懸立空中的高挑身影。

蘇誠額間的軌跡魔眼光芒驟亮,下一刻,便與半空的靈魂波動鏈接在了一處。

視野切換,眼前出現了一片看不到邊際的廣闊空間。

淡金色的薄霧瀰漫其中,四麵八方無邊無垠,似乎根本冇有“方向”這個概念存在,宛如置身於金色的宇宙之中。

這個地方,赫然便是千仞雪的精神之海。

“呼……”

蘇誠鬆了口氣,重新睜開眼睛,視野恢複正常。身旁站著阿銀和蘇月兩人,不遠處便是武魂城的街道與房屋建築。

隻是這麼一會兒功夫,他的真力儲備便被耗去一成有餘。

“這就可以了?這麼快?”

“可以了。”蘇誠點了點頭,“接下來就是水磨工夫,等著我的靈魂力量慢慢擴張就好。”

這是他一直在等待的機會。

千仞雪的實力不弱,而且從她返回武魂城後,便一直待在鬥羅殿裡,全神貫注等待天使神考降臨,很難在她無知無覺的情況下侵入她的精神之海。

隻有在這個神考降臨的時點,千仞雪的全部感知被神考占據,纔有可能在不驚動她的前提下進入其中。

這也是因為有了軌跡魔眼的助力,又有了羅刹神作為研究對象,加上天使神的傳承冇有神祇主持,諸多因素共同作用才能實現計劃。否則就算蘇誠實力再強,精神力運用畢竟不是他的長項,幾乎不可能完成這種操作。

之所以這樣做,他是想觀察下千仞雪的神考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如果可能的話,可以在後續考覈關卡中試著幫她一把。

最關鍵的是,他還要看看千仞雪到底有冇有得到最後一枚“精神之核”。

目前已經能夠確定朱竹清、阿銀、比比東都是這次模擬中被選中的目標,但還剩下了一個人選無法確定。

雖然千仞雪概率很大,也需要證據佐證。

不過,今天初步的精神鏈接才隻是剛剛開始,接下來他還需要很長時間去深入探索千仞雪的精神之海,但那個過程就輕鬆得多了。

真力本身就可以自行緩慢滋長,而且千仞雪想完成全部神考,也還需要很長時間,他並不急於一時。

(本章完)

-仇敵,勢必不會掉以輕心,定然回返昊天宗找尋救兵。繼續待在城中,萬一發生意外不好撤退。”“那又如何呢?昊天宗老祖宗唐晨下落不明,如今隻有唐天一個封號鬥羅,不可能輕易離開宗門。就算那些長老們出手,也隻是魂鬥羅級彆的魂師,對我們造不成太大威脅。”“不,不是我們,而是你。”蘇誠淡淡道,“我是不會出手的。”將藥粉佈置完畢後,他回身來到木屋前,“否則我之前為什麼讓你以真麵目示人,剛剛又為何不展露自身實力而且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