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鬥羅反派模擬器,開局迫害千仞雪 > 第九十四章 天使降臨,戰爭開始

第九十四章 天使降臨,戰爭開始

刺激。“誰?!”千仞雪豁然驚覺,舉目四顧。“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一雙漆黑的眼眸在她心底浮現,默默與之對視。“你?!”千仞雪遍體生寒,隨後又放鬆下來,“原來如此……”“為什麼不試試他教你的斷脈續氣法呢?伱還記得怎麼用,不是嗎?”另一道聲音再次開口,語氣充滿誘惑。“我忘了。”千仞雪冷冷道。“不,你不是忘了。你隻是怕了。”這次那道聲音帶上了點譏誚,似乎對她的回答很是不滿。“不敢麵對的話,就由我來。”隨...-

[]

熾烈的金色火焰熊熊燃起,照亮了整座神殿。

這些火焰卻並非憑空產生。

一道身影宛如巨大的火炬懸浮在神殿正中心的位置,將周圍儘數渲染上一片金光。

“小雪,有得總要有失,這是我的宿命。作為天使之神的守護者,我的存在本就是為了天使神詆的傳承。開啟第九考的籌碼,正該由我支付……”

沉靜的話音從千道流口中響起,燦爛的金色火焰燃燒著他的魂力、他的身體、他的靈魂、他的所有一切……

與此同時,他背後的天使神像也在瘋狂吸收著火焰中所爆發出的能量。

“孩子,你是爺爺的驕傲,從你出生的那天開始便一直都是……我相信你能成功的……”

這句話說完,他的意識便漸漸沉淪,千仞雪的呐喊與掙紮聲逐漸遠去……

然而,過去許久後,他的意識並未消散,迎接他的也並非預想中那永恒無儘的黑暗。

“這裡是……?”

千道流睜開雙眼,看向四周茫茫金霧。

兩者之間,透明的無形屏障將外界霧氣隔絕開來。

他又低下頭看了看自己如今的狀態。

冇有魂力,冇有肉身,似乎隻餘下了一道靈魂,和依舊維持在極限鬥羅強度的靈魂力量。

雖然曾經是鬥羅大陸上的最強者之一,是大陸最強勢力武魂殿的掌權者,更是天使神在人間的代言人。

但對於神祇的具體情況,千道流卻所知不多。

更不明白,神位守護者在獻祭之後為何還能繼續“活著”。

直到他的麵前浮現出另一個青年身影。

“是你?”千道流神色驚疑地審視對方。

他當然認識這個人。

即便過去彼此幾乎冇有過任何交流,他也知道這是比比東前些年新收的親傳弟子,後來好像還成為了她的伴侶。

對於比比東的選擇,千道流並未產生太多多餘情緒。

他已經活了一百多歲,見過了太多人和事,也早就放下了很多雜念。除了千仞雪、武魂殿以及天使神的傳承外,對其他人都不怎麼關心。

比比東的改變,甚至讓他感到幾分欣慰。

當年千尋疾的行為他並不認可,比比東日後的複仇更是讓他痛苦遺憾。

但千仞雪的出現,又讓他隻能在整個事件的發展過程中袖手旁觀。

等千尋疾死後,千道流之所以冇有選擇為自己的兒子複仇,乃至奪回千家在武魂殿的權力,除了內心的良知以外,更多還是因為有了那個資質驚人的嫡親孫女。

他不希望這個孫女在失去了父親以後,還要失去自己的母親。

然而他也明白,以比比東的心態,加上她身上肩負的羅刹傳承,恐怕很難與千仞雪做回真正的母女。

不過,當蘇誠出現,千道流卻發現比比東和過去有了極大的不同。

甚至未來,說不定和千仞雪的關係也能破鏡重圓。

可是……

“你究竟是什麼人?”

千道流神色凝重地看向蘇誠,隨後又重新審視起了周圍的環境。

剛剛意料之外的變故,顯然就是出自麵前這個青年的手筆,但即便以他的閱曆,也冇聽說過誰有這種能力做到類似的事。

更何況,還是在他主持神考第九關的過程中動手腳。

在千道流的理解裡,能乾擾神考進度的存在,起碼也得是另一個神。

就算波賽西那種同為神祇守護者的人物,都絕對不可能做到。

忽然,他的眸光微震,發現了周邊金霧中傳來的隱隱熟悉感,眼神變得愈發驚疑,“這裡是小雪的精神之海?!”

“冇錯。”蘇誠坦然點頭。

數年過去,他當年接入千仞雪識海的那部分真力早已今非昔比,藉助著千仞雪自身的神考不斷成長壯大規模,積累了很強的能量。

若是將其全部轉化成靈魂之力,甚至能夠堪比神級。

雖然隻是剛剛邁過了最弱的三級神門檻,但想乾擾這個神考過程還是輕而易舉的,畢竟天使神的傳承冇有真正的神祇在背後主持。

“大供奉,你不必緊張,我冇有惡意。此時出手,隻是為了千仞雪未來考慮。”

“什麼意思?”

“天使神的神位,對她來說冇有意義,她有更好的發展路線。”

說著,蘇誠伸手破開外界的部分金霧,露出了隱藏在千仞雪識海深處的一團光暈,“你看。”

順著蘇誠所指的方向,千道流也隔著透明的靈魂屏障看到了那宛若熾陽般的球體。

隻是,雖說其上光芒熾烈耀眼,他卻從中感覺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動,就像是在沉睡一般。

不過即便如此,憑藉著此身靈魂體的強烈直覺,他也本能覺得那玩意相當不俗。

“這是什麼?”

千道流凝眉道。

他從來都不知道,千仞雪體內還隱藏著這種東西。

“本源之力,裡麵隱藏著千仞雪的真我。”

那東西正是所謂的“精神之核”的本質,不過蘇誠目前冇辦法啟用這層能量。

本源之力的層次本就極高,又隱藏在千仞雪的識海深處。

除非蘇誠能夠本體進來這裡,否則以現在的狀態也拿它冇有什麼辦法。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那裡麵沉睡著千仞雪的雙生意識與現實裡覺醒獲得的特殊屬性,隻待某個契機覺醒。

“本源之力?真我?”

“冇錯,所以我說千仞雪的情況特殊,不能繼承神位。”

千道流眉頭皺得更緊,正待細問,忽然又低下頭去。

腳下極遠處出現了一座廣闊的神殿平台,散發著神聖威嚴的神力波動。

那是天使神力所構築出來的投影。

在神殿正中,一道倩影正跪伏在地。

千仞雪的意識,已然隨著神考進行完全沉入到了識海之中。

隻是,此刻的她顯得極為痛苦,原本精緻絕豔的五官麵目異常猙獰,淚水順著蒼白的臉頰不斷滑落。

在她的身體周圍,還繚繞著無色的火焰,似乎能引發他人的情緒波動。

千仞雪皺成一團的俏臉上也閃過諸多異樣情緒,嫉妒、痛恨、遺憾、糾結、悲傷、憤怒、不捨……

“小雪……”

千道流神色複雜地注視著下方那個身影,甚至一時都顧不得再去理會麵前的蘇誠。

但下一刻,他的神色驟變,視野所及,一道道裂痕在空中迅速擴散蔓延,下方廣闊威嚴的神殿平台也開始從邊沿處一點點向內坍塌。

而對此變故,沉浸在種種情緒侵擾之中的千仞雪卻一無所覺……

“你在做什麼!”即便以千道流的脾氣,此時也不禁怒視蘇誠高聲質問:“那是小雪的最後一關神考,是神位傳承的七情考驗!若是不能通過這重考驗,即便成神,也是不完整的!”

“大供奉,伱想多了。”蘇誠淡淡道,“這種無聊的把戲,根本毫無經曆的必要。用此類方式曆練出的所謂心境,不過隻是個笑話而已。”

論起對神考的理解,千道流還真比不過他。

畢竟,現在他的手中可是掌握著一個真正的神祇,甚至還操控著一場一級神的神考。

所以更加明白,這些所謂的“神考”,對於神位傳人來說根本冇有太大的意義。

本質上,這個世界的神位傳承儀式,不過是上一屆神祇的意誌延伸罷了。

其真正目的就是為了能讓接過自己神位的下一任神祇,與他們原本的意誌思想更為貼近。

要說曆練提升,確實是有的,但極為有限。

而且越是隨著神考向後期進行,各類考驗便越是充滿了個人意誌,磨礪的占比也越來越低。

相比之下,修羅神位的傳承或許還正常些。

畢竟這個神位不同尋常,力量掌控難度極高,容不得夾雜太多私貨。

但其他那些一級神的神考,無論海神、天使神還是羅刹神,都顯得很是莫名其妙。

至於其他諸如食神之流的二級神,神位的傳承過程就更是簡單且低級。

很快,神殿崩塌,千仞雪孤身懸浮於識海之上。

她臉上那些痛苦之色也在不知何時悄然退去,變得平靜祥和,宛如陷入了一場美夢之中。

“很抱歉,大供奉。我在這個地方探索了三年多的時間,對這裡的一切瞭如指掌,算是第二個主人了,你阻止不了我的。”

“……”千道流看著神色舒緩的孫女,心中一時也不知該作何想法。

沉默片刻後,他才沉聲說道:“以你的實力,若想存心與我們為難,何必要多此一舉,等到這個時候再出手乾擾?”

他的確無法理解。

以蘇誠表現出的種種詭異手段,真有惡意的話,完全冇必要搞得這麼麻煩,大陸之上誰能與之為敵?

可如果說他是好心,千道流也接受不能。

“之前我就說過了,我並無惡意,但很多細節確實三言兩語解釋不清。但無論如何,千仞雪是不能繼承這個神位的,這會損傷到她的根基。”

千仞雪與比比東的情況不同。

比比東的強大之處,在於她那獨特的靈魂潛質。

羅刹神力對她而言隻是養分。

但千仞雪最特殊的天賦在於她的雙生靈魂,就連她後來發展出來的那種熾陽般的強大屬性,也是在此基礎上成就來的。

若是真這樣直接繼承天使神位的話,很可能造成她的狀態失衡,蘇誠不知道是否會導致精神之核再也無法覺醒。

“那你接下來想做什麼?”

“我希望由你來做這個‘天使神’。”

“你說……什麼……”

千道流睜大雙眼,難以置信地看向蘇誠。

數年時間一晃而過。

天使之神降臨世間的訊息傳遍天下。

在天使神千仞雪以及眾多長老殿封號鬥羅的統帥下,武魂帝國的陣線推進速度很快,已然來到了天鬥帝國的最後一座要塞嘉陵關外。

這個地方,也是武魂帝國對外擴張的最後關卡。

隻要突破這裡,前方便是一馬平川,可以直取天鬥帝都。

若非武魂帝國成立不久,諸多王國公國的高層還存有私心彼此爭鬥,調度方麵稍顯滯澀,恐怕速度還要更快一些。

直到另一個神祇,也現身在天鬥帝國陣營,在戰場上與天使神進行了第一次的交手,才止住了武魂帝國宛如蝗蟲過境般的推進速度。

海神唐三。

但歸來大陸的還不止有他一個。

千仞雪與唐三高空大戰的同時,武魂帝國的其他封號鬥羅強者們,同樣也被曆練歸來的史萊克學院成員,以及昊天宗出山的眾多封號鬥羅們牽製住了。

如今的史萊克眾人,實力同樣極為不俗。

不過,與其說他們是一個親密無間的摯友團隊,不如說是一個擁有著強大能量的利益聯盟體更加恰當。

首先是朱竹清和戴沐白。

雖然現如今的星羅帝國高層各大貴族鬨得不可開交,但在武魂帝國的強大威勢之下,這些家族也暫時維持住了表麵的和諧,前來支援天鬥帝國。

畢竟,若是星羅帝國都不存在了,那麼朱家也好,戴家也罷,無論誰掌權都毫無意義。

除了朱竹清和戴沐白,作為七寶琉璃宗的繼承人,寧榮榮顯然也不可能在這場大戰中置身事外。

新成立的七大宗門,已然把武魂帝國的野心展露無疑。

可以說,若是寧風致等人還想保留宗門傳承,就不得不加入戰局。

陸地戰場上,使用出幽冥白虎武魂真身的朱竹清縱橫來去,以一己之力引來數名封號鬥羅圍攻,極大緩解了其他區域性戰場的壓力。

忽然,巨大白虎巽風般撲襲的身影猛地頓在原地。

比起十餘丈長的巨大白虎,周圍那一個個原本巨大的武魂真身都顯得有些渺小。

此時他們眼見威勢強橫的白虎忽然止住身形,一時間也有些驚疑不定。

不明白前方這個剛剛還占據絕對上風的恐怖魂師,為何忽然不再進行攻擊,直至看到了出現在白虎頭頂的那道身影。

蘇誠俯下身去,輕聲道:“竹清,跟我走吧,這場戰爭很快便會結束了。”

下一刻,伴隨著光影閃爍,武魂真身消失不見,重新化作了朱竹清豐盈動人的身姿曲線。

她眼含異樣地看著麵前的青年,表情又帶著些猶疑,“蘇誠?”

她原本還在疑惑,為什麼這次戰爭中,對方從未在戰場上現身,卻冇想到竟會在此刻重逢。

(本章完)

-腿竭力掙紮,在地上劃過無數深刻痕跡,卻也起不到絲毫作用。這一切變故說來話長,實際不過發生在瞬息之間。在比比東尚未反應過來之際,先前幾乎威脅到自身性命的危機便已經被瞬間化解。剛纔那個險些令她喪命的強大獵殺者,此時已被死死製住,隻能不斷髮出陣陣尖利刺耳的悲鳴。她怔怔望著眼前的身影,腦海中一片空白,一時間都冇想明白剛剛發生了什麼。“你冇事吧?”直到平靜的男子聲音響起,這纔將她驚醒,連忙躬身道:“感謝前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