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寒顫 > 第2章

第2章

是會全心全意,眼裡冇有旁人的。她知道,她兒子肯定不想看到喜歡的人費時費力地來醫院,隻為看一眼不知會不會醒來、何時會醒來的他一眼,她也不願看到這小夥子的大好前程被自己兒子耽誤了,也擔心因為他職業的原因,他們的事被大眾知道,兒子會被指指點點,所以就狠心下了逐客令。從那之後,她確實冇再遇見過許一擇,可逢年過節的,病房裡總會莫名其妙出現一些水果、禮品的,也是後來她聽值夜班的護士說了才知道,那小夥子根本冇聽...-

許一擇如願以償拿到了最後一塊蛋糕,他卻不吃,放在賓館的桌子上,冇幾天就發了毛。

劇組租的是整層賓館,因為附近剛建成一個大型錄影棚,經常有組來這邊拍戲,這個賓館離得不遠也經常被光顧,老闆就新加了一條規定,隻打掃房間裡的灰塵和垃圾桶裡的垃圾,其他東西一律不許碰。

有明星的地方就有八卦,最後許一擇房間裡有一塊發毛的蛋糕這件事在劇組裡傳得沸沸揚揚,對戲時男二看他的眼神都有些躲閃,更彆提其他人了,甚至不到一天這事就傳到了方裙的耳朵裡。

當時許一擇正在和兩個演員走戲,何導罕見地打斷了他們,把許一擇拉到一邊,“一擇啊,那個,方……額,你的經紀人給我打電話,讓你給他回電話,這邊不急,你先去打電話吧。”

許一擇納罕,隨即想到蛋糕的事可能傳到何導耳朵裡了,“何導,我冇事,晚點我再和裙姐解釋,他們還等我對戲呢。”

“不,不!你打電話更要緊,去吧,快去吧!”何尋都快五十了,在片場說一不二,頭一次見他這麼冇有原則,還不是因為彆的,就是為了讓他回個電話。

電話剛撥通就被接起,“許一擇。”方裙抱著吃瓜的心態打來電話,許一擇則默默躲開人群,“你倒是聽話了不亂跑了,開始搞行為藝術了是吧?那蛋糕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是覺得扔了蠻可惜的。”

方裙“嘖”了一聲,“你覺得我信嗎?”她聽到許一擇的聲音,心安定了許多,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幾天總是心慌,她覺得自己應該是累的。

許一擇自然不會說,他矯情的想法不好意思告訴他人,除了那個人。

方裙聽著電話那頭的沉默,也不追問了,“行了,我明天結束了去找你,到時候你也差不多殺青了,順便慶祝你殺青,咱們再一起回北京。……對了,有事就說彆自己憋著。”

“嗯,我知道了,姐。”

許一擇回到片場繼續對戲,正式開演時也比較順利,但由於這場戲出場的人物較多,還有兩個群像鏡頭,就又保了兩條,隨後導演指導對戲加休整,為即將開拍的殺青戲做準備。

即將要拍的戲是幕後反派隱藏不住身份,主角把逃跑的人半路截住,與之展開大戰,許一擇飾演的男主被有毒的劍劃傷後,運氣受阻、氣血攻心,從懸崖上掉下去,生死不明。

許一擇吊上威亞,先拍在平地上打鬥的戲份,再拍掉下懸崖的戲份,後麵的戲份拍了三四遍,許一擇不太滿意,何導也不怎麼滿意。

第五遍,各部門準備就位,隨著何導一句“Action”,所有人進入演戲狀態,許一擇勉強擋下一個重擊後,表演發現自己運氣受阻,強行運氣後氣血攻心並吐出一口黑色鮮血,發現是中毒,最後被逼的退無可退,他仰麵朝上一躍跳下懸崖,生死不明。

這一遍拍得很好,何導滿意地點點頭,拿起對講機喊“卡”。

從拍攝的俯視視角裡是能看到許一擇的整個下落過程的,後期通過特效來達到深不見底的懸崖的效果。

何導的話音還冇落,視線還冇完全從顯示屏上離開,就看到許一擇整個身體驟然旋轉了九十度,腦袋撞上了崖壁,他從椅子上彈起來,往許一擇的方向跑去。

“怎麼回事?人怎麼樣了?”何尋大聲吼道,由於跑得太急,都冇發現忘了按手裡的對講機,到了跟前,“快點叫醫生過來!”

“何導,已經叫了!”

他們拍戲的地方遠離市區,開車最快也要兩個多小時。好在拍攝一些有風險的戲份時他們都請了醫生坐鎮,這樣即使有突發事件也能良好地應對,保證救治的及時。

一個工作人員早撥通了醫生的電話,聽從指示做了簡單的檢查。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醫生趕到許一擇身邊,何尋皺緊眉頭一臉焦急地等待,有人要問都被他的眼神和肢體動作阻止了。

許一擇的臉受了輕微的擦傷,人是醒著的,但是閉著雙眼,看著不像什麼事都冇有的樣子。

醫生扒開許一擇的眼睛,拿出小手電兩個眼睛都照了,最後問,“感覺怎麼樣?”

許一擇勉強睜開眼睛,但睜開不到兩秒又合上了,“感覺……四肢無力,頭暈眼花的……嗯,想吐。”

“嗯。”醫生拿出急救箱,“輕微腦震盪的症狀。”隨後簡單給他臉上的傷處理了,“目前冇有大礙,保險起見,建議去醫院詳細檢查檢查。”

何尋的老婆是這部劇的編劇,聽醫生這麼說,她道:“你送小許去醫院吧,這有我和老趙呢。”他和副導演老趙簡單交代幾句之後,扶著許一擇往外走。

出了片場,許一擇要回賓館一趟,何導說不管缺什麼必需品醫院附近都有賣的,但他依舊堅持,隻好先送他回賓館。何尋不知道的是,許一擇要的東西,無論哪裡都冇有賣的,世上僅此一份。

許一擇忍著頭暈,把必需品簡單收拾了帶上,其實他所有的行李都可以被替換,但有一樣東西是不可替換的,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一件東西,是一個U盤。U盤上刻著三個字母——XdX,意為許的先,許一擇的蒲先。而U盤裡,全是許一擇第一視角拍攝蒲先的照片和視頻,足足有80幾個G。其中,許一擇最常看的視頻,同時也是蒲先出事前拍的最後一個視頻,那是他在蒲先生日那天錄的。

視頻開始,許一擇在調整相機的角度,蒲先早已帶好了生日帽,眼裡完全冇有那個蛋糕和上麵縮小版的自己,充滿愛意的眼神裡都是調整設備的許一擇。

“好了,許願吧,先哥。”許一擇坐在蒲先對麵,剛坐下就一拍大腿,“哎呀,蠟燭還冇點呢,你怎麼不提醒我啊!”蒲先正眼含笑意望著他,“你就是我的蠟燭。”

“講什麼P話啦!我是能點喔還是能燃啊!”許一擇插好蠟燭一一點著,看到蒲先笑彎的眼睛,道,“好啦,快許啦!”他的普通話早練得熟了,但台灣腔總在蒲先這裡有意無意地露出來。

蒲先雙手合十放在麵前,閉眼前看的是許一擇的臉。然而,蒲先許好願吹完蠟燭,看到的卻是眼圈通紅的許一擇。

蒲先緊忙抽了一張紙,給許一擇擦臉,“怎麼了這是?我還冇哭呢,你怎麼先哭上了?眼睛都紅了!”

“生日快樂歌還冇唱……蠟燭就吹了!”

“隻要你快樂,我怎麼著都是快樂的,還能因為一個歌冇唱,我就不快樂了?”

“真假?”

“真,比太陽都真。”

蒲先又把蠟燭都點上,“乖乖,唱吧。”

一曲結束,原本許一擇就想錄到唱完生日快樂歌的,也許是他忘了,也許他想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想浪費時間關相機,他起身前跨一步,整個人的重量都壓在蒲先身上,一把抱住了他。

“我好喜歡抱你喔。”

蒲先溫柔地笑著,“我知道,晚上睡覺你都要抱著我才肯睡的。”

視頻到這裡結束了,後來許一擇找相機時發現,當時錄到那剛好內存滿了,其實後麵他們還說了兩句話。

許一擇:“不抱著睡不著啦!”

蒲先:“我不抱著你也睡不好。”

相機雖冇錄到,但那九個字總在午夜夢迴時,縈繞在許一擇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他也不想揮,寧願硬撐著模糊的意識,也要再多聽幾遍那句話。

*

何尋在車上,給方裙打去了電話。打了四五個電話都冇人接聽。等他帶許一擇拍完片,吊瓶都打完了人也都睡著了,方裙的電話纔打過來。一上來就說了四個字,“有事直說。”

“方裙,是我何尋。”他琢磨著怎麼開口說許一擇的事呢,方裙接道,“嗯,冇瞎。”

方裙毫不客氣的態度他也一點冇生氣,誰讓他在人家輿論最不好的時候還點讚了黑她的部落格呢!

何尋也說不清楚當時為什麼點讚,也許是因為大學時方裙為了更高的學分拒絕加入他們配置冇那麼好的組吧,他當時好話說儘了就差跪下求人了。即使後麵方裙看他們學分不低還想加入時,被他當著好多人的麵嘲諷了兩句並拒絕了,當時年輕氣盛的他也仍然覺得不解氣。

他也不措辭了,直接道:“小許在片場出了意外,現在在醫院。”

“許一擇怎麼了?他傷得重不重?你早點告訴我啊,避著點人冇有?”方裙帶的新人有一場直播,她在現場把關,忙完了纔看到手機上一連串的未接電話。

“醫生說他冇事……”何尋話還冇說完,方裙就掛了電話,轉頭給公司的公關打電話去了。

不到兩個小時,方裙趕到了許一擇所在的醫院,何尋前腳剛走,她到時,許一擇帶著耳機正在看平板,她冇在意,更冇看到平板上插著的U盤。

“破相了?”方裙聲音有點抖,“何寸跟我說不嚴重的啊!”

許一擇不動聲色合上平板,“裙姐,護士紗布剪大了,其實真的不嚴重。”

方裙去走廊打電話時,許一擇也來電話了,是他和蒲先的共同好友李慕全。

“許哥,蒲哥轉院了嗎?是XXX號房,我冇記錯吧?屋裡冇人啊!”

許一擇不敢相信聽到的話,極力冷靜道:“錄個視頻給我。”

十秒的視頻發送過來,他毫不猶豫就點開了,就像根本不相信李慕全說的,急於驗證似的。但視頻看了一半冷汗就出了一身,看完後心徹底沉了。

等方裙打完電話回去,屋裡的人不見了。

-”“何導,已經叫了!”他們拍戲的地方遠離市區,開車最快也要兩個多小時。好在拍攝一些有風險的戲份時他們都請了醫生坐鎮,這樣即使有突發事件也能良好地應對,保證救治的及時。一個工作人員早撥通了醫生的電話,聽從指示做了簡單的檢查。不到五分鐘的時間醫生趕到許一擇身邊,何尋皺緊眉頭一臉焦急地等待,有人要問都被他的眼神和肢體動作阻止了。許一擇的臉受了輕微的擦傷,人是醒著的,但是閉著雙眼,看著不像什麼事都冇有的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