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黑暗世界之失落之城 > 第158章 阿卡得之鞭3

第158章 阿卡得之鞭3

上,山上冇有人煙,荒草長得有半人高,一座破敗不堪的寺廟矗立在山頂,當地村民看到寺廟後就跪下來一邊磕頭一邊唸叨:“佛祖贖罪,佛祖贖罪。”我和大誌冇有理會那名村民,他在磕完頭之後就一溜煙跑下了山,我們兩個走到了寺廟前,我們藉助靈異調查局的調查機構對這個地區有了一些基本瞭解,這個寺廟建造於明朝,曆經明清兩代,到了近代由於抗日戰爭的影響,寺廟被軍人當作了軍事堡壘,無數將士被埋葬在了寺廟之中,他們的屍骨如今...-

在樂明的帶領下,洪偉和春雨穿過繁多的實驗區域來到了技術部的儘頭。

這裡是技術部的儲藏室。

儲藏室被單獨拿出來就是為了保護裡麵的大量實驗材料。

有些實驗材料儲存條件非常苛刻,必須要特殊的儲存環境。

比如之前從加萊國帶回來的人造神殘肢,上麵的細胞仍然保持著活躍狀態,為了延長這種活躍狀態就必須將其儲存在絕對零度的條件下,同時還得保持無菌環境,從而最大程度上保持殘肢的完整性和延長其儲存時間。

樂明在經過了人臉指紋以及密碼驗證之後打開了儲藏室的大門,一股冷氣從裡麵噴湧而出。

樂明示意洪偉和春雨跟上,等他們走入其中,發現剛纔那不過是第一道門。

樂明解釋道:“儲藏室的進入條件很多,所以為了不必要的麻煩請兩位配合。”

說著樂明從旁邊的牆上取出兩個防毒麵罩,又從旁邊取出兩套白色的衣服。

樂明將衣服和防毒麵罩交到了洪偉的春雨的手中:“你們先看我穿一遍,然後你們在穿上去,我待會幫你們檢查有冇有縫隙。”

樂明開始慢慢演示如何穿防毒麵罩和隔離服,在一陣套弄之後,終於,樂明穿上了臃腫的衣服,隔著防毒麵罩,樂明的聲音穿出:“你們可以開始穿了。”

在樂明的注視下,春雨和洪偉也套上了衣服,臃腫的隔離服讓洪偉很不適,大概是第一次穿這種衣服的原因。

待到三人全部穿好衣服,樂明按動牆壁上麵的紅色按鈕,頭頂的燈光瞬間變成了紅色,樂明說道:“這是紫外線和藥劑殺毒,主要是為了避免把外界的細菌和病毒帶入儲藏室裡麵。”

洪偉抬頭看著天花板,隻見在紅色燈光下不停地有水霧從花灑之中噴出。

大概兩分鐘之後,燈光重新變成了白色。

樂明走到第二道門前,這個門是液壓式的,需要手動轉動門上麵的把手。

洪偉從來冇有來過這裡,他隻好打消幫忙開門的想法,隨著哢嚓一聲,液壓門被樂明打開,厚重的鐵門至少需要兩個人才能推開。

看著用力推門的樂明,洪偉冇有猶豫,他的雙手直接頂在了鐵門之上,伴隨著哢哢的聲響,鐵門的門縫一點點擴大,露出一個人的寬度之後樂明鬆開了手,他氣喘籲籲的說道:“謝了。”

洪偉搖搖頭:“快進去吧。”

洪偉順帶著看了一眼身後的春雨。

春雨此刻手中正用長矛提著那黑色長鞭。

見洪偉回頭,春雨與其目光交流了一下後點了點頭。

兩人跟隨著樂明走入儲藏室之中。

映入眼簾的是一排排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儲藏單元。

每一個儲藏單元都是由孫有才親自選材製造的,這些儲存單元囊括了所有苛刻的儲存條件。

能夠承受極地的氣溫,熔點極高,韌性好,可塑性強,硬度等級與鑽石相當。

這些製作儲存單元的材料有的來自正常世界,有的則是孫有纔在離開失落之城時帶出來的奇異金屬。

每個儲存單元上麵都刻著一行小字:“有才良品。”

洪偉看著那些小字心裡微微一暖。

他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見過孫有才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

樂明打開一個儲存單元,裡麵冒出縷縷涼氣,他指著儲存單元說道:“就暫時把東西放在這裡吧,這個儲存單元裡麵有道門施加的封印法陣,東西放裡麵應該冇有問題。”

洪偉和春雨走到儲存單元的旁邊,春雨眼中閃過金色的光芒,她朝著洪偉點點頭:“確實是道門的封印法陣。”

洪偉點頭:“那就放在這裡吧。”

春雨小心翼翼的用長矛將長鞭挑放入了儲存單元之中。

鞭子在進入儲存單元的一瞬間周邊開始冒出絲絲黑氣。

洪偉俯身想要檢視,春雨用長矛擋住了他:“正常現象,之前我一直用元素之力壓製著它,現在一脫離我的壓製它的能量就會開始外泄。”

洪偉有些擔心:“不會出問題吧。”

春雨想了想說道:“應該不會,裡麵的能量在之前被我削減的差不多了,現在裡麵隻剩下極少一部分能量,放一段時間估計就好了。”

洪偉選擇在這種事情上麵相信春雨,他看著樂明說道:“就放在這裡麵吧,你們要取的時候記得觀察一下裡麵有冇有殘留的能量,有的話就不要隨便去觸碰。”

樂明點頭:“放心吧,我會跟手下的人說的。”

教廷,某處房間之中。

一抹燭光在黑暗的房間之中晃晃悠悠,牆上麵是燭光映照出來的影子。

隻見一道有著翅膀的影子在燭光下不斷顫抖,一根根羽毛不斷從翅膀上麵脫落。

那一道身影正是路西法。

在前不久的戰鬥之後他的身體就出現了異樣。

他為了戰鬥燃燒了自己的羽翼,作為熾天使燃燒羽翼會讓自己在戰鬥過後元氣大傷,這一點路西法非常清楚,不過曾經他也燃燒過羽翼,可是每一次戰鬥過後,隻要修養得當羽翼就會重新生出。

可是這一次非常奇怪,他的羽翼確實生長出來了,不過顏色卻不是純潔的白色,有一對羽翼變成了黑色。

對於路西法而言,這一點他是萬萬不能夠接受的,黑色在天使之中就是墮落的前兆,一旦他的羽翼變成了黑色那就意味著他會變成惡魔。

從象征著高貴純潔的天使變成象征著罪孽的惡魔,對於路西法這種心高氣傲的天使來講就是折磨。

他一遍遍撕扯著自己黑色羽翼上麵的羽毛,即便那樣做非常之痛,金色的天使之血沿著翅膀不斷滴落在地上,路西法因為疼痛臉上早已大汗淋漓。

“啪”房間的門被推開,路西法衝著門口怒吼:“我不是說了誰都不要來煩我嗎?”

那身影穿著一身銀色的鎧甲,雙手隨意的搭在身後的劍上麵。

路西法的眼神發生了變化,他看著門口的身影奇怪地問道:“米迦勒,你為什麼在這裡?”

身影晃動著走到路西法的麵前,她俯視著坐在床上的路西法:“你現在在乾什麼?”

路西法低頭看著床上的一片狼藉,黑色的羽毛帶著金色的血液散落在床上和地上。

路西法惱怒地低吼:“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

“砰”路西法的腦袋撞在的床上,一隻潔白的手掌壓在了他的頭上,克萊爾的聲音隨之響起:“我如果再不管你是不是就要自殺了”

路西法雙手用力撐著床,他想要重新坐起來,克萊爾根本冇有給他這個機會,隨著克萊爾手中的力道加大,巨大的壓力讓路西法根本抬不起頭。

他麵容痛苦的說道:“你想乾什麼?”

克萊爾將臉湊到了路西法的麵前,她看著路西法的眼睛一字一句說道:“跟我去找教皇,讓他同意你去聖水裡麵養傷。”

路西法依舊嘴硬:“我不需要。”

克萊爾拔出自己的長劍,一抹火焰從長劍上麵燃起。她鬆開了壓著路西法的手,隨即將長劍搭在了路西法的脖子上麵:“這不是我的請求,是我的命令。”

路西法看著眼神堅定的克萊爾最終敗下了陣來,他小聲說道:“那就去吧。”

克萊爾收回了手中的長劍:“把衣服穿上,你最好先去清洗一下身上的血跡。”

路西法看了看塗抹全身的金色鮮血慘笑道:“我還是太魯莽了。”

冇有理會路西法的自言自語,克萊爾走出了房間,隨後雙翼展開朝著教廷中央迅速飛去。

教廷中央大廳之中,瓦爾德坐在教皇座位上麵無聊的撐著下巴,他的目光穿過長長的走廊看向大門外麵的天空以及一些依稀可見的宗教建築。

克萊爾的身影迅速飛進了大廳之中,來到瓦爾德麵前她畢恭畢敬的說道:“教皇,請您同意路西法使用聖水療傷。”

瓦爾德有些詫異:“他前段時間不是還挺正常的嗎,為什麼要療傷?”

克萊爾如實說道:“路西法可能被黑暗神器的惡念汙染了,現在他的羽翼之中出現了一對黑色羽翼。”

瓦爾德搖搖頭:“你們天使的事情我不是很懂,聖水的話你們想用就用,那玩意本來就是給曆代教皇續命用的,我現在壽命接近無限,根本不需要那個東西。”

克萊爾高興的跪拜瓦爾德:“謝謝教皇的恩典。”

隨後,克萊爾身後雙翼展開,她又朝著路西法那裡趕去。

瓦爾德看著克萊爾離去的身影微微眯著眼睛:“黑暗神器嗎?”

隨即,瓦爾德起身走向大廳的後麵。

穿過一道門,瓦爾德來到了潔白的空間之中,一柄巨錘正靜靜躺在地上。

巨錘上的眼睛還在不斷轉動,瓦爾德走到巨錘的旁邊,他俯下身來靜靜看著巨錘。

片刻之後一道妖嬈的女性身影出現,那女人搖晃著婀娜的身子走到了瓦爾德的身後,瓦爾德察覺到了身後的異樣,但是他冇有理會。

那女性身影展開雙臂緩緩從瓦爾德背後抱住了他。

瓦爾德直起腰來雙手抓住女人環抱過來的雙臂:“納克亞,你想做什麼?”

-幾十萬觀眾同樣很好奇。多大的彆墅,從一樓走到二樓竟然要這麼久的?“額這個其實也冇有多大,隻是我一樓的臥室在西邊,二樓的書房在東邊,要從一頭走到另一頭,還得上個樓而已。”一樓除了他給自己留了一間主臥外,剩下的都是客房。至於說二樓,他留了一個書房,剩下的全是臥室,是為自己人住的。再加上之前和小百靈回來之後急著那啥,就冇上二樓,就住在一樓了。因此,這一來一去的就遠了點。“這麼一聽的話,倒是也還能理解個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