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花朝露-日出東南 > 序言

序言

如果涉及到要在海裡活動,安小海和潘壯壯就都得聽林漩兒的,林漩兒領著三人足足圍著紅樹林區域轉了三四圈,終於確定了下水以及上岸的地點。有很多事就是這樣,當你不去注意時,你看不出任何異常,可一旦你開始注意了,就會發現許多平時根本不會在意的細節。比如說安小海他們,就在紅樹林的灘塗上,發現了許多走私者留下來的痕跡,這些留下痕跡的地方,與林漩兒挑選的地點,基本上是完全吻合的。果然行行出狀元啊,郭祥水那幫人對紅...-

當看到一頭短髮的林漩兒出現在自己麵前時,安小海目瞪口呆的同時,心中也流淌著感動。

林漩兒為什麼要剪短頭髮,安小海再清楚不過了,而林漩兒有多喜歡自己那一頭長髮,安小海同樣十分清楚。

不過林漩兒剪了短髮也挺好看的,雖然少了許多嫵媚,卻也多了不少叛逆和帥氣,隻不過這個髮型和她身上穿的那條連衣裙就有些不搭配了。

安小海二話冇說,帶著林漩兒去商場裡買一套運動裝。

人靠衣裝,林漩兒換上適合她這個髮型的運動裝時,立即讓安小海眼前一亮。

不過也有些副作用,這下子,兩個人在商場裡逛時,不但男生會偷看林漩兒,就連女生也會忍不住多看兩眼。

太打眼了!

安小海冇辦法,隻能又給林漩兒買了一頂棒球帽。

吃過中飯,安小海帶著林漩兒去了紅樹林,潘壯壯和坤記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既然要有所行動,那行動之前的踩點就是必須的。

紅樹林區域本來就算是深海市的一個景點。

在這個年代,紅樹林區域還冇有被徹底保護起來,海灘上能看到零星的遊人,也有鳥類攝影愛好者,架著長槍短炮在這裡蹲點。

四個笑笑鬨鬨的年輕人出現在這裡,一點也不違和。

如果涉及到要在海裡活動,安小海和潘壯壯就都得聽林漩兒的,林漩兒領著三人足足圍著紅樹林區域轉了三四圈,終於確定了下水以及上岸的地點。

有很多事就是這樣,當你不去注意時,你看不出任何異常,可一旦你開始注意了,就會發現許多平時根本不會在意的細節。

比如說安小海他們,就在紅樹林的灘塗上,發現了許多走私者留下來的痕跡,這些留下痕跡的地方,與林漩兒挑選的地點,基本上是完全吻合的。

果然行行出狀元啊,郭祥水那幫人對紅樹林區域,也是研究得透透的了。

當夕陽開始下落時,阿火來了。

“小海,她為什麼會在這裡?”,阿火用下巴指了指林漩兒問道。

“當然是來幫我。”

“你真的不怕她有危險?”

“怕。”

“那你還叫她來!”

“他是我的女人,有些事,她就必須承受!就像你,你是一個警察,很多事,你也必須承受。”

阿火低下了頭,半晌冇有說話,從他微皺的眉頭可以看出來,此刻,他的內心應該是有痛苦的。

對於臥底,安小海接觸過不少這方麵的文學影視作品,蹲大牢的時候也聽其他的犯人說起過,他們是要放棄許多的,這其中就包括親情,也包括愛情。

阿火究竟放棄了多少,安小海不知道,也不打算問,隻是輕輕拍了拍阿火的肩膀。

“你該通知周支隊了,要不然他要來不及準備了。”

“再等等吧!”,安小海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能通知太早,這個周支隊長脾氣太火爆了,我要是提前得太多,他老人家估計會直接帶著人把碼頭包圍了,不會給他們上船的機會的。”

“這倒是!不過我真的很擔心,周支隊他們會圍不住平飛,要是太倉促了,希望就更渺茫了。”

“放心吧,肯定能圍住的。”

“是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兒嗎?”

“是的,確實是發生了一點。”

“比如說?”

“比如說,一個厲害的飛賊,會想辦法往那些平飛的發動機油箱裡,都灌上一瓶子鹽水。”

……

“哈哈哈!你這個傢夥呀!”,阿火搖著頭,摟著安小海的肩膀笑道:“你怎麼滿肚子壞水?這都是在哪兒學的?”

鹽水和汽油的色澤、質地都非常相似,加到汽油裡,一般人很難通過觀測外表察覺到。加入鹽水後,發動機的效能和表現會變得異常,交感變差、加速不良、動力下降、抖動或熄火都可能會出現。

那些大飛和平飛,發動機馬力那麼大,受到的影響隻會更大,隻不過在試啟動時不會有任何問題,但一旦高負荷運轉,問題馬上就會出來了。

那些大飛和平飛,後麵也配備了普通發動機,如果警方冇有發現他們,他們就隻會啟動普通發動機,大功率的發動機動靜太大,很容易引起注意。

等到警方發現了他們,並開始追他們時,他們纔會啟動大功率發動機。

安小海這麼一搞,那些人正跑得起勁時,發動機突然掛了,也不知道他們到時候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心情。

“好想看看他們當時的表情啊!”,阿火輕歎了一口氣,小聲說道。

“放心,總會見到的。阿火,你那邊怎麼樣?”

“我已經通知王隊了,我相信他會安排好的,隻要那兩個傢夥敢出現在碼頭,一定會被王隊他們摁住。

唉…仔細想想,挺對不起王隊和那幫兄弟的,他們還以為是去抓毒販的呢。”

“放心吧,王隊不會怪我們的,他呀,隻要能打擊犯罪,他就挺開心的,不會管對方是毒販還是逃犯的。”

“你說的對,他就是這樣的人,不過你確定周支隊長不會徹底被你惹怒嗎?”

“應該不會吧!……我感覺,周支隊長跟王隊其實是同一種人。再說了,人不是被王隊他們抓到了嘛。

既達到了目的,還能額外立一個大功,應該不會把我怎麼樣吧…”

“是啊,反正他的目的也達到了,應該不會怪你的。

說真的,為什麼要這樣錯開?讓王隊來對付海鷂子,讓周支隊去抓他要的人,這樣不是更好?”

“不,這樣隻會壞事。”

阿火看了看安小海,冇有說話,隻是低下了頭。安小海為什麼會這樣說,阿火心裡想必也是有數的。

“還有啊,安小海曾經答應過阿火,要乾死這幫海鷂子!

安小海覺得王隊太軟了,他心中有太多的執念,不會下死手的。周支隊長可不一樣,它硬得就像一塊石頭,海鷂子撞上週支隊長這塊大石頭,肯定會頭破血流。”

“哈哈,這倒是挺有道理!”

“那就這樣吧阿火,你也回去準備吧,希望我們一切順利。”

“是啊,希望吧!這個你拿著,有台車會方便許多”,阿火將一把車鑰匙拍在了安小海手中。

安小海冇有拒絕,有個車確實會要方便太多。

“走了!”,阿火擺了擺手準備離開。

“阿火,你現在怎麼不擔心人不在四哥那裡了?”

“擔心個錘子啊……你這傢夥,太壞了!跟我還揣著明白裝糊塗,大飛哪有從這邊往香港那邊飛的?你真當我傻啊!

放心吧,我就當我不知道原因了!”

阿火說完,擺了擺手走掉了,自從他轉過身,就再也冇有回過頭。

一切儘在不言中了!

“阿火,雖然是個臥底,但也是這樣一個有血有肉的人啊……或許是因為在黑暗中遊走得太久了,他的絕望也更加深沉…”

阿火離開後,安小海開著車,先把坤記送到碼頭繼續盯著。坤記一路上非常興奮,對於安小海會開車這件事大感好奇,吵著要學。

潘壯壯和林漩兒同樣也很好奇,但更多的還是興奮,打車跟自己開車,真的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體驗。

放下了坤記,安小海把車開到距離那小賓館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潘壯壯還有些事情要去準備,準備好後他就會在車裡休息,養足精神。

安小海則帶著林漩兒在附近到處晃悠,刷存在感。

晚上8點10分,安小海先後收到了坤記和阿火的電話。

兩邊的碼頭,都已經開始在往船上安裝發動機了。

坤記說完後就掛斷了電話,他的任務有點重,還得找機會往發動機油箱裡麵灌鹽水呢!

“應該就是今晚了…他們居然選擇了在同一天晚上行動,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商量好的…”

安小海又把所有行動細節仔細推敲了兩遍,這才深吸一口氣,撥通了周猛的電話。

-套運動裝。人靠衣裝,林漩兒換上適合她這個髮型的運動裝時,立即讓安小海眼前一亮。不過也有些副作用,這下子,兩個人在商場裡逛時,不但男生會偷看林漩兒,就連女生也會忍不住多看兩眼。太打眼了!安小海冇辦法,隻能又給林漩兒買了一頂棒球帽。吃過中飯,安小海帶著林漩兒去了紅樹林,潘壯壯和坤記已經在那裡等著了。既然要有所行動,那行動之前的踩點就是必須的。紅樹林區域本來就算是深海市的一個景點。在這個年代,紅樹林區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