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嫁世子 > 初遇

初遇

過了神石的明心測試!這等跡象可是……”水彥隨之靠近,半空漂浮,居高臨下,發出大喝,實則是在為清諾解釋自己的行徑。“大膽賊子,竟敢來我福地境內胡作非為!盜我精靈族神石神力,以致我族神石黯淡無光,罪大惡極!我水彥今代水門將你緝拿歸案!”神木宗的七號船隻此刻已落在少奇所行神木路的一側,修之玉印儘皆兩顆星的寒水宗弟子聞言便紛紛跳船落下,帶著各自的武器,來勢洶洶地奔向少奇。水彥還冇有號令神木宗弟子的權利,所...-

少奇走到那人跟前,給出了作為陌生人的一點關懷。

“你怎麼這麼憔悴啊?你彆擔心,進去睡一覺再出來就好了!冇什麼事的。放輕鬆點!”

少奇拍了拍那人肩頭,便繼續前行。

此刻後方空中飛來兩人,卻是清諾和水彥,一旁遠觀的神木宗七號船緊隨其後臨空飛來。

少奇注意到一旁動靜,看著飛來的俏人,“清諾,你來啦!”

清諾落於少奇身旁,為他感到高興,真誠祝賀道。

“嗯,天佑,恭喜你通過了神石的明心測試!這等跡象可是……”

水彥隨之靠近,半空漂浮,居高臨下,發出大喝,實則是在為清諾解釋自己的行徑。

“大膽賊子,竟敢來我福地境內胡作非為!盜我精靈族神石神力,以致我族神石黯淡無光,罪大惡極!我水彥今代水門將你緝拿歸案!”

神木宗的七號船隻此刻已落在少奇所行神木路的一側,修之玉印儘皆兩顆星的寒水宗弟子聞言便紛紛跳船落下,帶著各自的武器,來勢洶洶地奔向少奇。

水彥還冇有號令神木宗弟子的權利,所以他們並冇有行動。

這裡可以命令他們的人隻有木琥珀和清諾兩人。

木琥珀在船上發聲,然而卻被水彥無視。

“水彥,你胡說八道!”

少奇非常疑惑,“他們這是在乾嘛?什麼意思呀?”

清諾站出,擋在少奇和寒水宗弟子之間,併爲少奇向眾人解釋道。

“不行!神石冇有趕走天佑,這便說明神石接納了天佑!這分明是神石主動獻出神力,何來竊取神力一說!”

寒水宗弟子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遲疑不決,望著半空中的水彥,畢竟就地位而言,清諾高於水彥。

水彥下飛落地,態度誠懇,言辭之中頗有道理。

“清諾,人心叵測,誰知道他在裡麵使了什麼花招,竟將神石欺瞞而過,我等修行尚淺,當務之急應是先將此人先行抓住交由長老審判,到時候長老們自有定奪!”

清諾聽罷有些猶豫,但還是反對著。

“那也不能這般!”

清諾這般維護外人,水彥心中不悅,便更要將少奇拿下,向前突兀一掌,出手將清諾與少奇分開。

“還不動手?清諾這兒我攔著!”

清諾一時之間也冇想到水彥會突然出手,下意識地躲開水彥一擊,水彥抓住時機,將清諾纏住。

清諾皺眉,冇有再維護少奇,少奇雖奇異,但兩人目前也不過萍水相逢。

此刻的少奇遠冇有福地裡的精靈尊貴。

清諾沉默中與水彥簡單地過招,說是交手,其實更多為玩鬨,瞬身等等都未用出。

在她看來,水彥這是為之前少奇罵他而在為難少奇。

一邊是清諾,一邊是水彥,下方寒水宗的弟子均是猶豫不決。

楊樸咬牙,暗想到:〖拚了拚了,我不能再讓水彥大人失望,清諾大人那邊是出了名的善良,高貴的精靈族公主還不至於跟我等過不去。〗

越是想著,楊樸越是肯定清諾不會為難他們,主動越過水彥、清諾兩人,帶頭衝向少奇,喊道:“跟我衝!”

有人帶頭打破平靜,躊躇的寒水宗弟子也紛紛上前靠近少奇,意圖不言而喻。

木琥珀再次發聲:“水彥,你不要臉!”

見水彥再次無視,木琥珀又說道。

“哼!要不是我身上有「禁鬥令」,我非得親自教訓寒水宗的人不可!”

木琥珀說著,還動了動手腕處的衣袖,大衣寬鬆,微風順勢帶袖掀起,這才讓人看到木琥珀雙手手腕上緊貼著白色光圈,限製著體內元氣的流通,想來便是其口中的「禁鬥令」。

“哎,這下那個叫天佑的人可就不好受了喔,羸者怎麼可能會是修者的對手!”

說著,木琥珀考慮到是否可以讓神木宗的弟子出手,木琥珀抓了抓腦袋,而後說道。

“神木宗弟子聽令,下去幫忙。”

另一邊水彥皺眉嗬斥道:“神木宗如若插手,之後的大選,水門將死磕木門!”

神木宗弟子看著木琥珀,“大人?怎麼辦?”

木琥珀一臉遲疑,不知所措,迴應到:

“啊、額,我也不知道了,算了算了吧,一個外人,讓他自求多福吧,他到底是乾了什麼事情,才把臭水彥得罪成這樣啊。”

地麵神木路之上,少奇見眾多不善來者,剛睡醒後的第一反應便是跑!

想到就做,少奇立馬轉身向中央神石處跑去。

在少奇後方,寒水宗弟子利索追去。

他們紛紛途徑那正緩緩前進的憔悴男子,都且先憔悴男子一步跨入了中央神石區。

憔悴男子氣急敗壞,“啊!你們到底要不要讓人測試啊!我已經被折磨得夠久了……”

婧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指點道。

“嘶!你跑什麼呀?對方來的人最厲害的,大不了可以打很多個周曉凡而已,怎麼?你就怕了?不管多少個周曉凡,你都不用怕啊?真是給本蛇丟臉!”

少奇停下,右拳擊左掌,反應了過來。

“喔,對喔,我跑乾嘛?哼哼,不就是周曉凡嘛,多少個,我也不怕!”

這邊少奇一停,寒水外宗的大師兄徐望領先其餘弟子,第一個來到少奇麵前。

徐望有些興奮,麵對冇有修為者,他並不準備使用元術,動手抓人。

“哈哈!小子,束手就……”

“砰!砰!砰!”

“啊!”

兩者剛一接觸,徐望便被揍得慘叫,並倒飛出中央神石區,飛在空中一臉迷茫,不停問著自己哲學三問。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又要到哪裡去?〗

接著來的是其餘弟子,見狀都是一驚,當即在奔襲之間施展低階元術,「寒水彈」與「寒水掌」等等儘皆使出,卻儘都無法傷到少奇。

這期間,他們前進,少奇閃躲水彈中前迎,也就一兩息,雙方便在神石台邊緣相遇。

寒水外宗弟子一與少奇近距離接觸,便被迫呈現出各種姿勢而慘叫著飛出,無一例外!

運氣好的人從石柱間飛出落於明心湖,運氣不好的人臉麵撞上石柱上。

最後來臨的人卻是開始衝在最前麵的楊樸,此人果然奸詐,帶完頭就直接猥瑣在了後麵。

楊樸顫顫巍巍地解釋著:“額,那個,都是誤會,誤會!”

“嗯?你這個人,還真是有點意思喔!剛剛追我的時候不是你帶頭衝在最前麵嗎?現在咋在最後麵了。”

“嘶,大笨蛋!你看這個人,他長得就是一副偷奸耍滑的模樣!”

楊樸一臉緊張,此刻卻看到麵前少年扭頭對著青蛇說話。

“偷奸耍滑?那是什麼意思?”

楊樸悄悄邁步,準備溜走。

“嘿嘿!想跑?偷奸耍滑我現在不懂,誤會我可知道,下麵也是誤會呀,你可要小心接下咯!”

少奇最重的一掌揮出,伴隨著他的一聲,“哈!”,楊樸的骨裂聲和慘叫聲同時響起,“啊!”,倒飛而出。

再說那憔悴男子嘀咕著,“這就是測試嗎?我還以為精靈族如何平和呢!想不到也這般混亂,也就比大海好上些許吧,要不是海上盜賊增多,我也不會遇難了。可惡啊!”

男子剛半隻腳跨入中央神石區,便見那身著水花服飾的人一個個倒飛著從他頭頂飛出。

在看到最後一個猥瑣又麵色扭曲的人從頭頂擦過後,憔悴男子臉部微微抽搐兩下,忍不住再次吐槽。

“真是夠討厭的,這群人!我還是懷念過去在紫家無憂無慮的日子呀!”

“婧!雖然我知道睡了一覺後我變厲害了,但冇想到能這麼厲害誒!你有冇有發現到?之前我打周曉凡還冇這麼輕鬆了呢!咦,婧,你這塊鱗片好漂亮啊!之前還冇有呀!”

-其實更多為玩鬨,瞬身等等都未用出。在她看來,水彥這是為之前少奇罵他而在為難少奇。一邊是清諾,一邊是水彥,下方寒水宗的弟子均是猶豫不決。楊樸咬牙,暗想到:〖拚了拚了,我不能再讓水彥大人失望,清諾大人那邊是出了名的善良,高貴的精靈族公主還不至於跟我等過不去。〗越是想著,楊樸越是肯定清諾不會為難他們,主動越過水彥、清諾兩人,帶頭衝向少奇,喊道:“跟我衝!”有人帶頭打破平靜,躊躇的寒水宗弟子也紛紛上前靠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