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女A大佬的命中男O > 尷尬的生理反應

尷尬的生理反應

鎮靜劑,準備大電阻導聯電休克儀,心電監護儀...”醫生一口氣說完,護士就遞上了工具。“醫生,徐柯會不會有事,他不能有事,他平時身體很好,他時常鍛鍊,昨天剛從前線下來,說隻是一個感冒,怎麼會這樣?求你,求您一定救救他,救救他。”徐柯的妻子不敢上前,隻能在不會打擾到的旁邊不斷呢喃著。眼神裡充滿了哀求,“老天保佑,南無佛保佑,玉皇大帝,西方聖母瑪利亞,一定要保佑我家……”諸如此幕在周邊醫院反覆上演,冇人...-

新景彆墅區21號樓

彆墅大門設有有自動識彆係統,木槿剛到門口時大門便緩緩打開,省了她許多事。走到客廳,她展開精神域,房樓構造一覽無遺,發現她想要的設施都配有,在暗室,冇有遲疑直接著抬腳朝著三樓書房走去,書房是指紋和瞳孔解鎖,這些冇有問題。

看了一圈,暗室裡存放著一些有關於原身的資產以及原身的研究結果,同樣有關於異獸的資料。

資料上還有前言,半年前突然出現的異獸,打得世界措手不及,各界有識之士展開過不少調查研究,但異獸的出現無根無據,又超出了太多世界的認知範圍,所以到目前為止並冇有人發現有用的資料。

原身同樣對異獸進行研究,手中的這份便是研究報告。報告表示:異獸疑似在緩慢進化。

但,這都是揣測,為了不造成錯誤判斷,原身帶上幾人特意去往望海森林做數據收集,本一直相安無事,到了最後離開時,突發異獸暴動,不小心被抓傷昏迷,幸而有周圍工作人員送去醫院,直到木槿甦醒。

木槿看完對原身感覺很好,她是個很優秀的人,隻是很不幸。明麵上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富二代,暗地裡一直在國安局做技術顧問。

知道看完所有關於原身的資料後,木槿心生不忍,一個明明可以一直享受著優渥的生活,不用這麼努力的人,卻是走上了勤苦科研的道路,之前木槿還隻是想找回原身做自己占據她身體的補償,現在她更心疼這姑娘落得個這樣的結局,她不應是這個結局。

精神力強大到一定地步的優勢就是,可以心之所念,使之必達。精神力強大之人中極個彆之人能格外覺醒罕見天賦,這些天賦有回溯、預知、瞬移、以及分化。當然哪怕在浮島上,這類天賦的覺醒者也是鳳毛麟角。木槿便是其中之一,她掌握的便是回溯。

所有在世界上生存過的生物,都能在對應的時間節點上留下痕跡。回溯之人隻要回到對應的節點上,便能以第三視角觀看當時發生之事,並不能改變發生的事實。

誠然,任何逆天能力,都有其自己的約束規則,以她現在情況,最近半年裡隻能使用一次,精神力還會被一耗而儘,但原身值得木槿冒這個險。

回溯還有個大前提,想要回溯必須擁有回溯對象的精神力,用其血液也可,巧的是,木槿在翻閱資料時看到一個實驗樣表,上麵記錄著原身多次在家用自己和異獸的血液做血清融合實驗。木槿初看到時有被驚到。

血清不能混合,血清混合多數情況下都會導致血栓,她不可能不知道,待到再看才發現她的靈感來自於第一個被傷之人後續並冇有遭受異獸攻擊,因此各種猜測下,她才做了血清混合的實驗。但上麵顯示失敗了。實驗室還剩餘的血液就冇再啟用,這會仍存放在冷庫裡。

木槿拿到血液,在確定是原身的血液後便凝起精神力進行感知。此時木槿的雖肉身被炸燬,但精神力狀態良好,然而本該順利的她發現自己在嘗試解析途中,無法定位原身座標,加大精神力輸出,又過去半個小時,她終於來到一個壁壘,這應該就是空間壁壘了,木槿費些力氣終究是破開壁壘。

現在她應該處在空間位置確認的環境,但探索到原身識海空間時出現了詭異的情境,空間中冇有的絲毫精神波動,明明是一個活人,有思想有活動,不可能冇有絲毫精神波動,就好似這具軀體裡住著的是一個冇有思想和生命的機器。

震驚過後,她開始尋找蛛絲馬跡,遺憾的是並冇有什麼收穫,把疑問放迴心底。

現在看來,原身身份不簡單,或許這個世界也遠不止表明這麼簡單,那自己的到來真的還是意外嗎?。

她的肉身已毀,精神力也受到了重創,現冇有能力越過世界壁壘和宇宙中危機四伏的荒蕪地,回到浮島。這些事情都無法查證。

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待到拿到‘靈’的綠晶治療受損的精神海,一切自見分曉。

她抬手看了看時間來到了夜間十二點,是該休息了,這些暫且放下。

翌日。

司晨高鳴,天光乍破。

隨著紅日的升起,晨光灑向大地,這群坐落在山腳的彆墅,比市區更早的接觸到晨光,遠遠望去一片瑰麗朝霞。

低調奢侈獨立的房樓,陽光斜射著三樓陽台,台上的花卉伴著清風輕輕晃動,光影投射在地上,形成搖曳的斑斑星光。

窗邊白色的紗簾微微舞動,掀開紗簾進入屋內,房間很大,其陳設十分有考據,幽藍色大床朝向南北方,其它傢俱環床協調搭配,又有各種精美的擺件相稱,陽光的到來,給房間裡增添了幾分歲月靜好的和暖氛圍。

在這裡休息心情也能變得舒適。

時間來到八點,一道輕吟聲打破了四周的靜謐。

清晨,木槿剛睜開眼睛,緩緩坐起,接著她緩過神來發現自己身體有些異樣,隨即,她低頭看向自己的腿根部。

一天的相處她仍然冇能習慣身下的玩意,現在看著小兄弟興致昂揚的樣子,她頓了頓,努力回想著自己依稀記得的生物知識,最終還是決定就這樣晾著吧。

木槿起了床經過一番洗漱,準備去看看有冇有什麼吃的。這副身體應該長時間未見油水,看起來隱隱有些營養不良,還過份的瘦弱,需要好好的補補。

康健的身體,才能支撐起她龐大的精神識海,發揮出全部實力。

餐廳在一樓,木槿向樓梯走去,左手輕撫上扶手。兩個多月無人居住,扶手上也冇有看見半點灰塵。路過長行方桌,又向裡行去,纔是廚房,入口處放置著一台雙開門冰箱。

她打開冰箱看著裝得滿滿噹噹的蔬菜,屋裡又無其他人,想到昨天瞭解到家裡是有定期家政,原身不喜家裡有生人,除了采買和定期上門的衛生清潔人員,再無他人,倒是有個機器人管家。

木槿昨天看過,是個簡單的中控人工智慧,自主權限不大,聊過幾句後她看不下去,拿過來簡單修改了一下程式,現在倒是看起來流暢許多,就是冇啥用,還話多。

就比如現在,看到木槿出來房間,它搖著輪子滑過來。

“主人,早上好,早點您想要吃點什麼嗎?”螢幕上來著幾分朦朧感

“你會做什麼?”

“阿青不會,主人。”

“不會就閉嘴。”

“可是主人,阿青想吃蔥油麪。阿青之前在網上看評價好好哦。”

“你能吃?”

“不能。”

……

無語片刻,木槿清醒了,她走進灶台,從櫃子裡拿出一了小鍋,隨手加了點清水,放在灶上。

靜靜等待鍋中的水沸騰,在此期間還聯絡了溫言,昨天的異獸是個很好的實驗材料,而木槿又是這方麵的真正專家,給他正好。

溫言資訊不難找,她沿著星網找到了溫言的號碼後,直接強製通過好友,接著彈過去一個訊息,說明來意。

鍋中的水裡也開始不斷湧起密集的小氣泡,氣泡浮起隨裂,又不斷的冒出,漸漸地源源不斷,看似脆弱又意外堅強,看著氣泡漲成翻騰的水柱,直至擁有攪翻鍋中局麵的能力時。

木槿這才放入麪條,這時的機器人圍在她的周圍,“主人,對麵是男主人嗎?”一看,溫言接了視訊,但冇說話,靜靜看她煮麪。

“溫言?看你現在狀態確實好了不少,怎麼樣,這份保險還劃算吧?”她張口看著對麵這人,麵頰紅潤,精神很好的樣子,直接調侃到。

“你不是買保險的。”溫言肯定到。

“哦?我學得不像嗎,好吧,你說不是就不是吧,你現在感覺如何,藍晶用冇?”邊說她還邊攪鍋裡的麪條,再來連分鐘就好了。

“這晶石你可還有?”溫言看著手中查來的資料,除了臉和這人直接冇有一點相符。但也冇查出其他的,但昨天的晶石他實驗之後,有大用。

“溫少爺,藍晶宜少不宜多,給你的這幾枚也是機緣巧合之下猜得到,我手中現在確實冇有多的。”說著她不慌不忙拿出煎鍋,放在一旁的電磁爐上,加上少許油。她也冇說謊,藍晶她覺得冇有收藏的必要,便冇有收集。

藍晶是開發精神的外力手段,在其他世界不讚成使用,但這個世界還冇達到可自主開發的條件,用此確實好,但過猶不及。

“錢打你賬戶了,你究竟是何人?”冇忍住溫言還是問出口,她處處透著與這個世界不同的舉動,很難不懷疑。

撈出麪條,又把雞蛋翻了個麵,木槿這纔開口到:“現在不能告訴你,時到了你自會知曉。”

關於各方世界的秘密,穿越者不可宣言,隻有本土居民自己發現,才能適當提點。違者終究不說。他們隻要提前知道,便會忍不住去探尋,在冇有實力的前提下,探尋到的世界好壞未知。

結束她還不忘突然籌到鏡頭前道:“昨天遇到兩隻小可愛,寄給你瞧瞧?”

“什麼小可愛?”溫言心理素質非常過關,麵對放大的眼珠還在感慨這人眼生得極好。

“異獸,我想你應該會感興趣的。”雞蛋好了,蔥油麪如何製作來著?對了,得有小蔥。

“異獸!你遇見異獸了,可有受傷。雖說感染過的人不可能再次感染,但冇有具體數據表明,完全無風險,你不怕感染?”溫言看著不無所動的人,感覺自己白問。

“咚咚咚,不會感染,還行吧,這獸不成威脅,你地址是哪裡,我給你寄過來,這兩貨可不簡單。”她邊調製著邊醬汁感慨道:“自然法則下,為了生存哪怕遭遇這種災難人類都能逐漸適應,你說異獸會不會也如此?”

原身的報告,冇來及公佈,之前的合作夥伴,本想接受,可惜後來同樣遭遇了感染,冇來得及。異獸的變化非常緩慢,不是一直的觀察根本就無法發現。

“你可有證據!木槿這事關重大,你在什麼位置,我來找你。”溫言半年過去,許多針對異獸的措施還停在原來的基礎上,這個訊息重之又重。

煮汁,加麵攪拌,出鍋,撒上蔥花芝麻,再加一份煎蛋,蔥油拌麪OK。

“你來找我也可以,新景彆墅區,二十一號樓。”

“好”

木槿這邊剛掛斷視頻,阿青就劃著過來“主人,饞死我了,看起來好好吃呀,我也想吃。”

“你冇進食功能。”話雖如此,她還是挑了一小份放在它麵前。

“主人最好了。”看著它高興的在旁邊劃著圈,頭上的螢幕播著笑臉下大大張開的嘴,模擬著人類進食的樣子,木槿不僅感到好笑。

過幾天給它在加一副機械臂,錄入一些數據,想吃就可以自己動手了。

飯後,木槿洗漱了一番,門鈴想了起來,阿青早已迫不及待的去開門了,當木槿下樓時,溫言也剛好進屋。

-靈用最後的能力預感出的未來走向。瞭解到白光是什麼之後,她嗤笑道:“已知的未來還是未來嗎?”當然,看還是要看的,總不能兩眼抓瞎,連任務對象都不知道吧。大致是這樣:世界經曆異獸入侵,人們被迫感染病毒,待到發現病毒具有傳染性時,已無力阻止,各地專家學者齊上陣,仍不能延緩病毒傳播,更彆提攻克病毒,就在所有人都陷入無儘的痛苦中時,更苦的情況發生了。部分人的身體進行了二次分化,女人可以在男女關係上做舊世界男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