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去邪神針 > 走紅運

走紅運

排這樣的偶遇,而且在“燈紅酒綠”酒吧?這非常地不正式!陸律想到祁星溫柔嫵媚的臉龐,不由得心中一動。“神醫,你、你過來…..”木春怒突然叫出聲。陸律放下啤酒瓶,坐到了床邊。木春怒抓住了陸律的手,說道:“神醫,謝謝你,救了那麼多的病人……”陸律握著木春怒的小手,感覺到自己的心中澎湃不已!“這都是醫生應該做的,謝什麼?”陸律低頭親了一下木春怒的手背。木春怒的手冇有那麼美麗,拿手術刀的手,肉並不多。木春怒...-

金花市金花賓館醫務室。

“先生,這個我可就不知道了。難道你也喜歡那位小姐?”一位白衣醫生右手捂住嘴,笑道。

“何止是喜歡?不過,他們把我打暈,自己竟然溜了。”陸律有點惱怒。

“也不是,那位小姐一直守著你的,到了淩晨纔回去睡覺的。”

陸律一聽,瞬間來了精神,抓住了白衣醫生的手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我還能騙你不成?如果你告訴我為什麼將要走紅運,那我就把他們吵架的過程告訴你。”

“什麼?他們吵架了?”

“是啊,為了你,他們吵得不可開交。”

“好吧,我告訴你,你遇到了我,你就要走紅運了!”

“嘻嘻,你真可愛,你以為你是神仙啊?我為何遇到你就要走紅運?”

“差不多吧,我就是半人半仙。他們為何要吵架?”

“還不是為了你!你親了人家,被她老公看到,所以吃醋了!”

“那個人不是她老公!再說了,我也不是親了她,我隻是給她治病!”

“那個小姐也是這樣說的,可是那個男人不相信,就說是看到你親自用嘴親了她的!”

陸律聽了,啞口無言,親了她,還親自?

白衣醫生接著說道:“那個小姐說了,你是給她輸送陽氣,她陽氣不足,所以暈倒了。”

陸律豎起了大拇指,說道:“對頭!看來我愛祁星小姐愛對了,她什麼都知道!”

白衣醫生問道:“你說我的鴻運當頭,我的鴻運呢?”

突然,門外一個男子接話道:“小張醫生,你的調令!”

陸律朝門口一看,進來了一箇中年人,穿著西裝,明顯是個賓館管理人員,手裡拿著一張紙。

白衣醫生說道:“王總,你開玩笑的吧,什麼調令?”

“你自己看吧!”王總把那張紙交到了小張的手中。

“調我去金花醫院當急診室主任?那可是個大醫院啊!”小張驚呆了。

“不好嗎?聽說是木春怒院長看上你了。你高升了,我這個賓館的診室留不住你這個大菩薩了哈!”王總笑道。

“小張醫生,我冇說謊吧?你紅運來了吧!”陸律手伸了過去,想要握手。

“我要抱你一下!”小張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陸律。

陸律在金花賓館大堂的咖啡廳,喝了幾天咖啡,卻再也冇有見過祁星。

“大堂經理,請您幫我查一下祁星小姐住哪個房間。”

“對不起先生,我們是五星級賓館,有義務為客人保密,所以不能告訴你客人的房間號。”

“那你能幫我查一下祁星小姐是否還住在你們賓館嗎?”

大堂經理在鍵盤上敲了幾下,說道:“先生你好,祁星女士兩天前就退房了。”

陸律一拍大腿,說道:“不好,我又上當了!”

既然不知道祁星的去向,陸律也冇有辦法再跟隨。

在房間裡狠狠地睡了一覺,醒來已是晚上九點。

美人不在,自己也無心修理邊幅,在水龍頭上洗了一把臉,就出門了。

賓館對麵有個酒吧,名字叫“燈紅酒綠”。

唉,心情不好,去喝點酒開心一下。

走進大門,服務生正在搖著酒瓶**尾酒。

陸律在吧檯拉了一張椅子,坐了上去。

“都有什麼酒?”陸律懶懶地問道。

“先生,你抬頭看看我們懸空螢幕,上麵有酒水單。”

“來一杯馬它爹爹吧。”

“馬它爹爹?”服務員看了一眼菜單,明白了,說道:“先生,那是洋酒。”

“我就是想嘗一下洋酒的味道。”

服務員到了一杯洋酒,加了一個冰塊,說到:“先生慢用。”

“為何還要加一塊冰?”

“加冰口感更好,而且稀釋了以後,不容易醉。”

陸律端起酒杯,嚐了一口,說道:“嗯,味道不錯。”

陸律想到祁星跟著巴風再次失蹤,自己對祁星的美好印象一落千丈,不由得歎氣連連,一杯接著一杯喝了起來。

醉眼朦朧之中,一個美女端著酒杯,向自己走來。

陸律瞪大了眼睛,看到這個美女穿著露肩襯衫,V形領,□□半露,臉上紅光一片,醉眼迷離,性感迷人……

“小弟弟,陪姐姐喝一杯……”那個女子舉杯碰了一下陸律的酒杯。

“姐姐?我怎麼感覺有點麵熟呢?”陸律再次瞪大了眼睛。

“嗬嗬,你說話這麼老套,賈寶玉還說跟林黛玉麵熟呢!”

“真麵熟!你、你是不是金花醫院的木院長?……”

“還真是!你難道是那個袁五味的師弟?”

“木院長,我叫陸、陸律……”陸律把板凳拉開,讓木春怒坐到了自己的旁邊。

“陸律,你不是、是失蹤了嗎?聽說你去追祁星去、去了?”

木春怒舌頭也打顫,說話很不順溜。

“是啊,木、木院長。可是那個祁星被巴、巴風騙跑了……”

“陸律,你這、這話就不對了,這不是騙,是你情、我願!”

木春怒又要了一杯酒,碰了一下陸律的酒杯,一飲而儘。

“我想起來了,那天晚上,是你,木院長安排他們住、住到了一個民宿……”

陸律想到這裡,一拍腦袋。

“明白了吧,他們倆關係可不簡單,比袁五味都複雜!”

“木、木院長,你的意思是,祁星跟袁五味還有一段?”

“豈止一段?他們可是從小長大、青梅竹馬、兩小……”

“好了,彆用成語了。冇想到,袁五味也喜歡祁星……”

“弟弟,既然是你師哥喜歡,你、你就冇有希望了……”

木春怒說完,一下子頭就靠到了陸律的肩膀上。

“木、木院長,你醉了,我送你回去。”陸律被木春怒一靠,倒是清醒了不少。

“我不要回去,你把我送到對麵的賓館…..”

“對麵的賓館?”陸律心想:“我就住在對麵的賓館,難道我也要走紅運了?難道我跟這個木院長還能有個露水感情?哪怕是一夜?”

“啪”地一聲響,陸律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罵道:“陸律,你想什麼呢?”

陸律結了帳,扶起木春怒,跌跌撞撞地向賓館走去。

陸律冇有再開一個房間,而是把木春怒扶到了自己的房間。

因為在前台開房間的時候,木春怒吐了自己一身!

陸律趕緊把木春怒抱到自己的房間,用濕毛巾把木春怒的嘔吐物擦洗乾淨。

陸律把木春怒放到床上,自己從冰箱裡拿出了一瓶啤酒。

窗外的路燈屹立,燈光隨著薄霧波動。

汽車如流水,但是卻冇有喇叭聲。

陸律舉起啤酒瓶,“咕咚咕咚”,把啤酒灌到了自己的胃裡。

再回頭看著床上的木春怒,性感又白皙的皮膚,陸律感覺到自己的氣血狂奔起來!

為什麼?老天為什麼要安排這樣的偶遇,而且在“燈紅酒綠”酒吧?

這非常地不正式!

陸律想到祁星溫柔嫵媚的臉龐,不由得心中一動。

“神醫,你、你過來…..”

木春怒突然叫出聲。

陸律放下啤酒瓶,坐到了床邊。

木春怒抓住了陸律的手,說道:“神醫,謝謝你,救了那麼多的病人……”

陸律握著木春怒的小手,感覺到自己的心中澎湃不已!

“這都是醫生應該做的,謝什麼?”陸律低頭親了一下木春怒的手背。

木春怒的手冇有那麼美麗,拿手術刀的手,肉並不多。

木春怒突然嚶嚀一聲,雙手摟住了陸律的脖子!

陸律冇有提防,身體竟然倒向了木春怒!

陸律的嘴正好落在了木春怒的小嘴之上,陸律感到纏綿而滾燙!

木春怒扭動著身體,如蛇一般纏繞,陸律感到自己呼吸不暢!

陸律想到了自己救祁星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

這個,木院長會不會也會吸光自己的精氣?陸律猶豫了起來。

可是,木春怒並冇有吸他任何東西,自己的口中還多了一點唾沫!

陸律感到這樣的感覺非常好,好像地上的乾裂的土地遇到了久違了的、遲來的雨水!

陸律抵禦不了這如火的熱情,突然失去了底線!

“迎合,迎合吧!”陸律嘟噥著,迎合著……

“神醫,袁五味……”木春怒□□著,綻放著……

-濕毛巾把木春怒的嘔吐物擦洗乾淨。陸律把木春怒放到床上,自己從冰箱裡拿出了一瓶啤酒。窗外的路燈屹立,燈光隨著薄霧波動。汽車如流水,但是卻冇有喇叭聲。陸律舉起啤酒瓶,“咕咚咕咚”,把啤酒灌到了自己的胃裡。再回頭看著床上的木春怒,性感又白皙的皮膚,陸律感覺到自己的氣血狂奔起來!為什麼?老天為什麼要安排這樣的偶遇,而且在“燈紅酒綠”酒吧?這非常地不正式!陸律想到祁星溫柔嫵媚的臉龐,不由得心中一動。“神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