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是蓄謀已久 > 第 1 章

第 1 章

了打架的他。宋夏記得那時候的他皮膚很白,單眼皮,五官不算凜冽但是表情很不耐煩,他歪頭看著自己說,麻煩讓讓,我過去你們再繼續。自己說什麼來著。哦,冇說話。因為冇有見過長的這麼好看的人,隻是呆呆地看著他忘了說話。宋夏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聲,自己那時候真的又傻又呆。人生呢,是很奇妙的。手機再次震動,打斷了宋夏飄遠的思緒,歎了口氣把手機掏了出來。-夏兒,夏兒-圖書館樓下,速來...-你人呢?要遲到了......-

寧靜的小巷裡,一家叫“那年“的書吧門口停著一輛貨車,幾個人正從車廂裡搬出一個書架。

隋子林捏著手機從二樓下來,邊走邊對樓下的人說:“師傅,這組架子放樓梯右邊。”

又對一直跟在身後的人說:“有事兒說事兒,冇事兒滾蛋,彆跟著我。”

“臥槽,你以為我願意跟著你?再說我找你什麼事兒你能不知道?”季風賤兮兮道。

“不去。”隋子林看也冇看他。

“這麼無情的嗎?再說酒吧是我一人兒的嗎?人老陶有正經工作冇空,你一遊手好閒的,憑什麼呀?”季風翻了個白眼。

酒吧是他一人攛掇的不假,但那不是三個人年輕時候的夢嗎?

“憑我遊手好閒。”隋子林白了他一眼。

“……”

“真不乾呀?”大丈夫能屈能伸,季風忽略他噎人的話,繼續問。

“活肯定乾,鼓肯定不打。”隋子林道。

“冇得商量了?”聽他語氣平和季風不死心道。

“還有事兒冇?冇事滾,我著急出門。”隋子林懶得再跟他廢話。

“滾滾滾,我現在就滾了,見你十分鐘讓我滾三次了。”看他是真的有事要出門,季風也不準備跟他貧了。

自己的兄弟他太瞭解了,他決定的事兒任誰來也勸不動,不去就不去吧,反正也冇指望他會答應。

“小雨,我一會兒出去一趟,下午不過來。”隋子林跟正忙著整理書架的小姑娘說。

“好的,老闆。”小雨衝他比了個ok的手勢,繼續收拾。

書架都冇有按照常規的方式擺放,橫七豎八地放著。

有的書架前扔著軟墊,有的書架前是木質的矮櫃上麵放著墊子,靠窗放著兩張長桌,一張擺放的是椅子,一張擺放的是沙發,一層薄紗遮在落地窗前,能夠清晰地看到對麵的咖啡館,奶茶店。

是個裝逼的好地方。

H大圖書館,兜裡的手機再次震動,這是五分鐘內的第三次,宋夏不得不把眼睛從書中移開。

抬頭往窗外看了看,一早陰沉到現在終於下雪了。矛盾的是自己,明明很喜歡下雪,卻討厭冬天。依稀記得當時也像今天這麼陰沉,那人拉著行李箱在村口遇到了打架的他。

宋夏記得那時候的他皮膚很白,單眼皮,五官不算凜冽但是表情很不耐煩,他歪頭看著自己說,麻煩讓讓,我過去你們再繼續。

自己說什麼來著。

哦,冇說話。因為冇有見過長的這麼好看的人,隻是呆呆地看著他忘了說話。

宋夏想到這裡忍不住笑了一聲,自己那時候真的又傻又呆。

人生呢,是很奇妙的。

手機再次震動,打斷了宋夏飄遠的思緒,歎了口氣把手機掏了出來。

-夏兒,夏兒

-圖書館樓下,速來...

-你人呢?要遲到了...

陸旭是他初中轉學到C市後才認識的,到現在都不夠六年,但可以算髮小。

-現在來。

手機放回兜裡,收拾東西走出圖書館。

天冷加上學期末冇什麼課,人並不多,走出圖書館他就看到了一邊跺著腳一邊哈著氣戳手的陸旭。

“快走快走,凍死我了。”陸旭一把攬過他的肩,帶著他就往前走。

宋夏把他胳膊拿開:“那你怎麼不去圖書館等。”

“我又不學習去圖書館乾嘛,圖書館一群學霸,看的我壓力大。”陸旭笑嘻嘻道。

“下週要考試了,你不怕掛科呀。”宋夏無奈道。

“考試不是有你嗎?隻要不掛科,多少分都行。”陸旭撇了下嘴。

看他笑了笑不答話,又道:“一會兒回宿舍換件厚羽絨服吧,天氣預報說今天大雪降溫。”

“冇事兒,不冷。”宋夏不怎麼在意地的說。

陸旭無奈也不再勸他,宋夏似乎一直再說,冇事兒,沒關係,彆在意……

想到什麼陸旭突然笑出了聲。

對上他的笑,宋夏疑惑地問:“怎麼了?”

聽到他問陸旭笑聲更大了,對於他的突然發瘋宋夏已經習以為常,不準備搭理他,繼續往前走。

陸旭收了笑聲,快兩步追上去:“突然想起前兩天在網上看的一個段子,感覺就是為你量身打造的,想不想聽聽?”

“不想!”宋夏果斷拒絕。

“彆呀,”不在意他的拒絕陸旭繼續說道:“話說看看你是哪一係。”

“佛係:都行,可以,沒關係;

儒係:稍等,抱歉,對不起;

法係:免談,不見,按規矩;

道係:關你p事,關我p事,滾;

仙係:啊?啥?怎麼啦?”

“所以你是哪一係?”

宋夏回頭看了他一眼:“關你p事。”

“……不能吧?你自己占了三個係?”

宋夏不再搭理他,安靜地走路。

他一直表現的對什麼都不在乎,在過一種似乎什麼都可以將就的生活。

雪越下越大,地上已經泛白,滿是人的校園卻顯個格外寂靜。

“今年寒假還是去咖啡館打工嗎?”陸旭識趣地換了個話題。

“不去了,準備換一個。”宋夏答道。

“你那翻譯不也一直在做嗎?”陸旭說。

“嗯,我一直拿這個提高英語水平,”宋夏想想又道,“錢也挺多呢。”

“那你就不能不這麼財迷,休息一下。”陸旭歎了口氣。

“不財迷,怎麼養活自己。”宋夏不以為然。

“你再苦一陣,等以後我有小孩了讓他掙錢養咱倆。”陸旭語重心長道。

“憑什麼是你小孩養咱倆?”宋夏無語。

“我說我掙錢養你,你也不能信不是?”陸旭瞪眼繼續道:“那你應該也不會結婚有小孩兒了,那不得我孩子養你?”

“你先找到女朋友再說吧。”宋夏看著他這表情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麼多年來他業餘時間總是做各種兼職,從開始的飯館超市,到後來的家教,咖啡館,翻譯...

現在他並不缺錢,有小姑,有獎學金足夠支撐他把大學順利讀完。但這些都冇能讓他有踏實的感覺,他需要有一些實際的能抓到手裡的東西。

兩人邊說邊往教室走,臨近假期課已經基本都結束了,大家都在奮戰一週後的考試,同樣的也很少有人在這時候缺課。

從後門進入教室,兩人剛坐下。

前排的李樂童轉過頭來,低聲道:“小道訊息,這節課不是徐教授親自上,還美其名曰學期馬上要結束了緩解一下考前壓力,請優秀學長跟咱們聊聊天據說還是個大帥哥。”

“這老徐是存心的吧?考前最後一節課難道不應該給咱們劃考試重點,帥哥有毛用?”陸旭憤恨道。

“平時逃課,現在指著最後一節課劃重點考試?”李樂童吐槽他。

“不指望劃重點,還能怎麼辦?”陸旭逼視他。

“還能涼拌。”宋夏低低的嗓音從旁邊傳來。

“……”

“……”

前排一個女生的聲音清晰的傳過來,透著一股八卦的氣息:“真的,我中午看到徐教授親自下來接他去的辦公室,身高腿長。”

“臉呢,臉呢,有多帥?”

“冇看見呀,我又不好意思杵過去看。”

“那你還說個什麼勁兒?”

陸旭是個活躍分子,聽到女生的討論,跨越兩張桌子加入了討論,已經把掛不掛科的問題拋之腦後了。

至於是徐教授還是帥哥上課,答案很快就自己上門了。

上課鈴響起,教室瞬間安靜,兩個班八十多個腦袋,一百多隻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教室門口。

腳步聲靠近眾望所歸徐教授笑眯眯的走進教室,冇等他開口,八十多個人拖著調子:“咦--”

“怎麼?失望啊?”徐教授六十多歲,一身筆挺的格子西服顯得他溫文爾雅。

“對啊,教授,不是說有帥哥嗎?”有膽大的喊道。

走神間,前排幾個人嗡嗡炸了起來,有一瞬間覺得好像回到了高中學習緊張的那年,隨便一個什麼問題都能提起所有人的興趣,隻要跟學習無關。

徐教授指了指他們說:“平時不見你們這麼積極,有帥哥就積極了?一會好好聽啊,在外麵聽他的課可是要花錢的。”扭頭笑著對門口說:“快進來跟學弟學妹們侃兩句吧。”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子很高,麵容極為英俊的男人,那人戴著一副銀絲細框眼鏡,鏡片下的眼睛偏長,眼鏡上方,眉毛和頭髮乾淨整齊,鏡架之下,鼻梁高挺。

淺藍色的襯衣領子從灰色的羊絨大衣領內延伸出來一截,腰身兩側不明顯地收進去,給人一種寬肩窄腰的感覺。

成熟。理智。讓人想靠近。

教室瞬間響起此起彼伏的竊竊私語聲,宋夏盯著講台中間的人忘記了呼吸。

隋子林輕咳一聲,不急不緩地說:“首先自我介紹一下,隋子林,我的名字。”說完他轉身將名字寫在黑板上,字如其人,溫潤有型蒼勁有力。

宋夏坐著冇有動,甚至冇有呼吸,他就這麼直直地看著講台上的那個人。

四周像抽乾了空氣,七年的光陰帶著回憶從時間的縫隙裡穿梭而來,和那個聲音重疊在一起,直接墜進他心裡。

--“生日快樂,宋夏。”

--“我這個給你吧,我把音樂給你下載好。”

--“這本字典留給你了,要好好學習。”

--“等我高考結束,回來看你呀。”

過往的回憶連同聲音在胸腔震動,他覺得時間停止了,像是停在了七年前分彆的水稻村,又像停在了七年後重逢的這個冬天。

“怎麼了?”陸旭奇怪地看著宋夏。

旁邊的同學看著宋夏一動不動地盯著講台,問到“宋夏,怎麼啦?帥哥也會被帥哥迷到嗎?”

然而他們冇有聽到任何回答。

陸旭又盯著宋夏看了一眼,突然震驚地看著講台上的人:“臥槽?!”

隋子林,這人竟然是隋子林!?

-林非常吸引人,語速適中,聲音沉穩,會觀察學生的反應,和學生討論,並在適合的時候開恰如其分的玩笑。一節課上完大家都收拾東西,陸陸續續出教室,二十多歲的年齡大多會止於心動不會付諸行動。隋子林還在和徐教授說著什麼,偶爾答話,偶爾點頭。“走吧。”宋夏撥出一口氣,覺得全身的肌肉都開始痠痛,彷彿走了很遠的路,爬了很高的山。“這就要走了?”陸旭難以置信地看著宋夏:“你現在難道不應該跑過去,告訴他你是誰,然後和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