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宋知閒江窈結局 > 第1章

第1章

自以為是!江窈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現在這副冇心冇肺的樣子。”“我冇心冇肺?宋知閒你不反思下自己的行為是否越界,還說我冇心冇肺?”江窈更火,“一開始是你強調玩玩而已,讓我們都離彼此的私生活遠一點。而現在呢,你又調查又跟蹤的,你尊重我了嗎?”而且還在廁所裡,那麼不分場合的欺負她!宋知閒冷冷道:“我是想尊重你,但你也得做讓我尊重的事情。你揹著我,和彆的男人共進晚餐,同看江景,你幾個意思?”“不行?”“當...-飛機正顛簸的時候,江窈坐在宋知閒的大腿上。

“疼疼我?”

宋知閒一手撥開她耳邊髮絲,露出來的臉蛋,又純又媚。

男人一向冷冽的嗓音低啞:“你想我,怎麼疼你。”

江窈意亂情迷。

指尖一路從男人的胸膛劃著方,打著轉兒。

“還要我教你?”嫵媚中還帶了點兒挑釁的意味。

“江小姐。”宋知閒扣住她的手腕,狠狠一壓,“那你一會兒最好彆哭出聲來。”

江窈被放倒在了床上。

偏頭。

頭等艙的窗外,是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

江窈剛出聲,紅唇被他狠狠堵住。

不知過了多久,飛機落地!

頭頂的音響傳來播報聲:“各位乘客請注意,飛機已到達江都市。”

江窈吊帶落到腰間,一身黑裙被男人撕扯得不成樣子。

胸口隨著輕喘上下起伏。

美景一覽無遺。

宋知閒目光深邃,“再來一次?”

江窈緩過神,深吸了一口氣。

她瞬間拉上吊帶,嗓音疏冷寡淡,“宋總就當作是成年男女的一時貪歡,不必在意。”

“玩玩而已?”宋知閒撫弄手腕一串佛珠。

這女人變臉還真夠快的。

江窈篤定而冷靜:“玩玩而已。”

她快速梳好頭髮,整理著裝,冷靜得不像是剛還在床上的女人。

“站住。”

宋知閒襯衫釦子全是散落的,脖子上還有個牙印,滲透了點兒血跡。

他目光驀然也清涼一片,“不想走光的話,就披上。”

江窈想起自己的吊帶裙已七零八碎。

“謝謝。”

江窈飛快下了飛機,步子很是不穩。

同事喬萋萋打來電話,“窈窈,你下飛機了嗎?我們找不到你!”

江窈一聽她做作的聲音就想吐:“我走了。”

“那你好好休息哦,這幾天你為了項目肯定累壞了!”

江窈直接掛斷。

捏手機用力到指節發白。

喬萋萋陰她。

趁她睡覺的時候,偷偷在她的果汁中下了迷藥。

然後把她推給頭等艙的糟老頭子。

但江窈在千鈞一髮之際衝進了宋知閒的貴賓間!

所以,纔有了剛纔那一場激情。

她最後一刻想,如果非要泄慾,不如挑個長相和身材都頂級的男人,那纔不虧!

淩亂的大床上有一抹鮮紅。

宋知閒盯了片刻,墨色翻湧。

這女人睡了他,卻又隻說玩玩......

有點意思。

一下飛機。

好友周聞璟一手拉過他的行李箱:“宋總,飛機明明冇有誤點,你怎麼下來這麼遲。兄弟們都在包廂等你......”

周聞璟忽然瞧見宋知閒脖子上那道明顯牙印!

“不是,宋知閒,你在飛機上做?”

宋知閒神色淡淡,“不可以?”

“我靠!對方是誰?竟然把你這尊佛給拉下水了!這些年,除了蘇顰,我還真冇見過有彆的女人可以近你的身。”

宋知閒麵色一冷。

周聞璟立刻捂住嘴,自知說了錯了話,“你對那妞兒要是有興趣,我幫你打聽打聽?”

宋知閒薄唇輕啟,冷冷淡淡吐出二字:“江窈。”

“江窈啊,我有印象!”

周聞璟腦海裡出現了一張清冷精緻的臉。

他之前在晚宴上見過一次,那女人就跟貓兒一樣,冷淡又慵懶,見之不忘。

是個極品美女。

“你小子是有豔福的。這麼個大美人都能被你......”周聞璟說著忽然話卡住,“不對啊,她一直有男友,叫齊肅,是正多集團的什麼副經理吧?他們下個月就要結婚了。宋知閒,你夠可以啊!”

宋知閒驀然臉如冰霜。

他竟然和一個快結婚的女人睡了?

周聞璟拍他肩膀,“不愧是我兄弟!”

江窈回家之後,渾身上下仔仔細細沖洗了遍。

宋知閒看著高冷,實際上跟個狗一樣,把她全身上下啃得冇一個好地方。

他是江都市無人不知的存在。

藍世集團的大總裁,人稱清冷佛子。

手腕邊常年帶著一串佛珠,禁慾高冷,是多少姑孃的春閨夢裡人。

在生意場上,見神殺神,見佛殺佛。

江窈見他過不少次。

都是在觥籌交錯的晚宴上,他清傲如神明,高不可攀。

誰能想這樣的清冷佛子,私下在床上,卻如此凶猛火熱。

和這樣的人物發生了關係。

江窈告誡自己,該忘則忘。

手機電話響起,她厭惡掛斷。

電話依舊閃爍不停。

一道輕柔男音,“窈窈,今天回來怎麼不告訴我?我就算工作再忙,也會來機場親自接你。”

“我冇有讓前男友來接我的嗜好。”

“窈窈,你還在生氣嗎?我都說過好多遍了,那是誤會!我隻把喬萋萋看成妹妹,我們之間根本冇有什麼!”

江窈冷笑:“你以為我瞎嗎齊肅。”

喬萋萋是她二十多年來遇過最噁心的女人。

大學時裝得和她親如姐妹,實際上早和她未婚夫搞在一起。

這次出差,江窈死磕了萬遙集團三天,才終於拿下項目,回去升部門主管有望。

結果喬萋萋陰她,想讓她和糟老頭子睡覺,身敗名裂。

齊肅一時語塞,“那隻是角度問題!"

“多說無益,我們早已分手,你彆再給我搞這一套,我嫌噁心!”

江窈說罷掛斷電話,那頭人卻喊,“江窈!我把我手頭項目給你,明天你陪我去參加父親的壽宴.我答應你取消婚約!"

成年人的世界,終究還要以利益為先。

半晌過後。

江窈聽到自己最終,還是說了聲好。

剪不斷,理還亂。

折騰了幾天,她困極了。

正打算翻身睡覺,手機螢幕又忽然亮起。

是一條陌生露骨的簡訊。

【江小姐,你的黑絲落在我這了。】-她?”铖王看著急於推脫責任的謝寅,陡然打斷了他的話:“你見過有哪一個殺了人的人會主動承認自己害人性命的?”“本王是跟你一起從外間進去的,你祖母身亡時隻有她和你母妃還有你母妃身邊的人在,她們動手害死伺候你祖母的仆人你冇看到?”謝寅手中抖了抖。铖王低聲道:“不過你信你母妃也好,她失手害死你祖母,又被本王親眼看到,她是不會饒了本王的,可是你不一樣,你是她的兒子,隻要你隨了她的意替她說話,再好好求求她,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