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萬人迷的快穿 > 第一章

第一章

郡眼睛往下撇,看到一男女暢聊起來,正是喬安和那名男同學。二人聊到興處,喬安嘴角漏出了一抹微笑,眼神透露出愉悅,顯得整個人生動又可愛。“我說的是真的,你不要不信,我再告訴你”那名男同學貼近喬安的耳朵,打算悄悄告訴喬安一些小秘密。還冇等男同學動作到位,一瓶水殺了下來,嘩啦一聲,那個男同學身上濕透了,頭髮淅淅瀝瀝的淌著水,濕漉漉的睫毛讓眼睛變得忽閃忽閃。男同學有些生氣,打算教訓這個粗手粗腳的同學,這個舉...-

喬安是萬人迷

喬安長相漂亮,但是隻是小漂亮,還談不上大美女,可是很多人和她相處一陣時間,就會被她攻略,恐怖的是,這是被動技能

體育課上,高中

喬安坐在台階上和朋友一起看打籃球,她們讀的學校是貴族學校,雖然並不想小說裡麵的學校那麼誇張,但是這個學校也很有趣。

有趣的是學校裡麵的人非富即貴,大多有錢。

還有那麼一小部分人既有錢又有顏。

這非常令人嫉妒。

“嘿,喬安,你也一起看打籃球啊”這是一個男同學。

這個男同學暗戀喬安,平常很關注喬安。

喬安點點頭:“嗯,你也一起看嗎”喬安溫文爾雅的聲音響起。

那名男同學臉色有點紅潤,“是啊”

“那一起來看吧”

男同學激動地說“好啊”

兩個人一起坐在台階上,現在恰逢黃昏,昏暗的陽光照在兩人的臉上,顯得很神秘。

籃球場上,馮安郡的臉色有些凝重。

“是他,賤人,上趕著”

手下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狠戾。

不出意外,又是他們贏。

馮安郡邁開腳,走到一個女同學旁邊,一股汗味襲來,這股味道卻不臭,還顯得馮安郡有些男子氣概。

馮安郡伸手接過女同學手裡的水瓶,毫不客氣的打開水,咕嚕咕嚕的喝起來。

馮安郡眼睛往下撇,看到一男女暢聊起來,正是喬安和那名男同學。

二人聊到興處,喬安嘴角漏出了一抹微笑,眼神透露出愉悅,顯得整個人生動又可愛。

“我說的是真的,你不要不信,我再告訴你”那名男同學貼近喬安的耳朵,打算悄悄告訴喬安一些小秘密。

還冇等男同學動作到位,一瓶水殺了下來,嘩啦一聲,那個男同學身上濕透了,頭髮淅淅瀝瀝的淌著水,濕漉漉的睫毛讓眼睛變得忽閃忽閃。

男同學有些生氣,打算教訓這個粗手粗腳的同學,這個舉動讓他在心愛的女人麵前丟儘了臉麵。

噗呲,喬安又笑了。

男同學聽到喬安笑注意力又轉到喬安身上,即使很生氣,他也覺得他應該更先關注喬安。

看到二人又貼近,馮安郡的臉色一黑。

拉住賣媚的男同學,說著:“對不起,我拿衣服給你換”

馮安郡一隻手提著男同學,臉麵對喬安,親切的說:“對不起,我給他換個衣服,這是我微信,你加一下吧”

這舉動十分的冒昧,哪裡有剛剛認識就加好友的呢,喬安一口回絕了。

馮安郡眼神透露出失落,還在為剛剛找補“那好吧,加□□呢”

喬安掉頭就走。

喬安的性格十分有個性,所有人都寵著自己,被寵著的那個人傲氣,隨心所欲幾乎是刻在性格本色裡麵了。

馮安郡大手大腳不顧輕重的把那名男同學拽到廁所裡。

“她是誰?幾班的?”

男同學有些憤怒:“關你什麼事?

馮安郡嘴角透露出一抹神秘莫測的微笑。

“既然在這個學校,你就該這個學校的規矩,我不想教訓你,告訴我她是誰”

男同學眼神中透露出疑惑,這人怎麼回事?

“告訴你我叫馮安郡”馮安郡伸手拍了拍男同學的臉。

男同學大驚失色,“馮安郡?”竟然是他,糟了。

十來分鐘的時間,這時間不夠吃一頓飯,不夠寫完一科的作業,但是這段時間確實男同學的噩夢。

拳打腳踢,這一刻他終究明白,這個學校不是普通的學校,這些人,不是普通人。

他知道告訴老師冇用,即使是在一些公立的學校很多老師也是以一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態度。

更何況這裡呢?

男同學討饒終究換了一份安靜。“她是喬安,高二二班喬安”有句話他冇說出口。

你能不能放過她

一群人拍了拍手,像是扔垃圾似的把男同學扔到了垃圾桶旁。

“記住這是哪裡,找好自己的定位,誰能惹誰不能惹,記清楚了”一個聲音有點像鴨子的男同學聲音傳來。

或許他是可憐他的,可他幫不了他,甚至過去的他就是這名男同學。

高二二班門口。

“同學,你找誰啊”一個含羞帶怯的聲音。

“喬安在嗎?”馮安郡有些粗曠的聲音傳來。

“你找她啊”女同學臉拉拉下來,他知道這男同學身上衣服非富即貴,腳上那雙球鞋更是價值上萬,可是找喬安的話,那就和自己冇有關係了。

畢竟高二二班所有人都知道,找喬安,意味著其他人冇有任何機會。

從來冇有見過喜歡過喬安的人再喜歡彆人。

她知道,幾乎所有認識“她”的人,冇有人能逃過這個魔咒,這就是喬安。

一聲清雅的聲音傳來:“喬安在醫務室”

聽到這話,馮安郡立馬跑向醫務室,冇有求證,他的心太著急了,因為一點訊息就急不可耐。

女同學有些擔憂:“喬安不是在宿舍嗎,你乾嘛告訴他在醫務室,你不怕他找你麻煩嗎?”

宋東路的說:“我更怕喬安麻煩”

女同學無語,撇了撇嘴,又是這樣。

宋東路走向大門,望向那急沖沖的身影,滿含深意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栗。

他們會是對手嗎?

馮安郡找遍了整個醫務室,就連廁所也看了,冇有看到半分喬安的影子。

他明白,這是被人給耍了!

好好好,敢耍我,你等著!

十來分鐘後。

高二二班的教室熱鬨起來。

同學們議論紛紛,好傢夥,馮安郡竟然和宋東路對起來了,這下好看了。

教室裡,二人眼睛對眼睛,馮安郡眼神中冒著怒火。

“你騙我?”

“我可冇有騙你,你找喬安,那麼多叫喬安的我哪知道你找誰,我們班還有個“喬安”,李俏案,他就在醫務室啊”宋東路輕輕鬆鬆的狡辯。

他知道馮安郡說不過自己。

同學們聲音傳來:“班裡麵確實有個叫李俏案的”掩飾不出的看熱鬨,他們恨不得宋東路和馮安郡打起來。

那可就有意思了。

馮安郡見一時間處於下風“你明明知道我要找誰,好,皮癢了小爺就好好收拾你”

眼看著二人要打起架來。

一旁的門打開了。

“誰找我?”美妙的聲音宛如喬安本人,聽到他的聲音,人們無不心馳神往。

馮安郡愣住了,眼前的女人美的簡直像藝術品,或許皮相併不完美,但是眾人知道,冇有人比她更美,冇有人不會愛上她。

馮安郡的聲音啞火了。

“煩死了,滾出去”

馮安郡想解釋,自己不是來打架的,他隻是想找她。

可是看到喬安厭惡的眼神,馮安郡悻悻離開。

“小安,我”宋東路想要和喬安解釋,他們不是故意讓喬安心煩的。

在喬安的意識裡麵,所有她看到的都是故意的,例如他們二人就是故意在她麵前吵架的,故意來煩她的。

喬安抽出懷抱裡的書,拿著書本扔向宋東路的臉。

書本砸在宋東路的臉上,肉眼可見的有些腫了,可是宋東路一點也不覺得屈辱,隻覺得是自己做的不對,惹喬安心煩了。

宋東路跟在喬安的身後,像一條哈巴狗,犯了錯跟在主人的身後,生怕主人不要他。

宋東路聽到背後有同學偷偷的笑,他知道是在笑他冇骨氣,笑他賤。

可宋東路還知道,如果有人可以像他一樣跟著在喬安身後,那這個人願意付出所有。

跟在喬安身後當哈巴狗的機會可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這也需要資格。

喬安嫁人了。

喬安的家庭普普通通,可是卻能送喬安到全國最富有的人讀的學校,並不是因為喬安家中條件變好了。

而是有人支援喬安,喬安嫁給了那個人。

沈輕舟,一到法定結婚年齡,他們兩個人就結婚了。

也不是喬安有多愛他,而是沈輕舟求來的。也是沈輕舟逼迫的。

沈輕舟對喬安很好,好的不得了,不像是一對情侶,反而像主人和奴才。

中州最大的彆墅,這棟彆墅豪華的不像話,就像是一個囚籠,永遠逃不開的囚籠。

現在的喬安對沈輕舟厭煩了,玩也玩過了,也冇什麼意思,現在喬安有一個小情人,名字叫馮安郡。

又是一條哈巴狗,馮安郡是怎麼爬上喬安的床的呢?

那還要說和宋東路的一場矛盾,宋東路贏了馮安郡可是卻輸了喬安。

其實喬安早就看宋東路不耐煩了,經過了那件事,更是煩死了,於是喬安一腳踹了宋東路。

那時候喬安身邊很多人蠢蠢欲動,最後,馮安郡上位了。

其實宋東路求了喬安很多次,可是喬安已經不喜歡宋東路這張臉了,便冇有給宋東路機會。

宋東路後期也知道怎麼回事了,見喬安一直不願接受他,宋東路退學了。

聽說要去外國讀書,現在已經是金融界大拿了。

不過喬安一點也不在乎,這和她冇有半毛錢關係。

現在喬安身邊有一個長相柔婉的男孩,那男孩很乖巧,現在喬安最喜歡的就是他了。

而且他很聽話,讓乾嘛乾嘛,彆人雖然也是很服從喬安,但是他的服從就好像身心靈完全屬於喬安一樣。

說一不二都已經說不出他們的關係了。

這男孩長相有點神似宋東路,喬安覺得,或許是她想多了。

喬安越來越寵愛這人,後來喬安和沈輕舟離婚了。

原因是喬安不滿沈輕舟的控製,其實對他們這個階級來說,婚姻冇有任何作用,隻是一紙婚約罷了。

不過現在的沈輕舟很可憐,竟然連婚姻都冇有了,風箏線飛了。

沈輕舟自殺了,遺書上麵寫,所有的財產全部給予給喬安,隻希望喬安能看看他。

喬安去了,帶著她的小男朋友。

小男朋友在葬禮這麼嚴肅的場合一下冇憋住,笑了。

喬安覺得很丟臉。

小男朋友看著喬安,喬安看著小男朋友。

兩人都冇有說話

葬禮結束,所有人都離開了葬禮。

喬安和小男朋友提了分手,小男朋友瘋了,他說:“他做了這麼多,他為喬安付出了很多,家人,朋友,容貌,後麵還親自動手了結了沈輕舟”

“喬安,你能不能有點良心,你還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宋東路啊”

喬安很驚訝,原來他是宋東路,怪不得有時候覺得他們很神似。

宋東路認真的和喬安說:“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我求你了”

宋東路給喬安跪下,頭磕在地板上,頭破血流。

喬安有些不忍心,這是她自己花錢買的房子,被宋東路弄臟了。

喬安非常認真的說:“不可能”

宋東路聽到聲音愣住了,哭了起來,一直哭一直哭,喬安冇有理他。

喬安走到影音室,打開幕布,放起了電影,看到電影上麵有趣的情節,喬安笑了。

宋東路一手拿著刀,眼睛一直哭著,流著眼淚。

“喬安,你對不起我,我們一起死好不好”

宋東路跑到影音室,邊哭邊動手殺了喬安。

喬安死的時候是冇有知覺的,宋東路怕她疼,給喬安吃了藥,影音室的水,他放了藥,這藥會讓喬安感覺不到疼痛。

所以喬安死的時候是冇有任何感覺的。

而後宋東路自己也死了,也是自殺。

不過宋東路冇有任何財產留下來,因為他不知道給誰,畢竟喬安已經死了。

-得很神秘。籃球場上,馮安郡的臉色有些凝重。“是他,賤人,上趕著”手下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狠戾。不出意外,又是他們贏。馮安郡邁開腳,走到一個女同學旁邊,一股汗味襲來,這股味道卻不臭,還顯得馮安郡有些男子氣概。馮安郡伸手接過女同學手裡的水瓶,毫不客氣的打開水,咕嚕咕嚕的喝起來。馮安郡眼睛往下撇,看到一男女暢聊起來,正是喬安和那名男同學。二人聊到興處,喬安嘴角漏出了一抹微笑,眼神透露出愉悅,顯得整個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