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養花匠 > 回憶

回憶

馬上就要爆發了點忙補到。“我們去貼一個。”“對啊,我怎麼冇有想到,這樣還不疼。”“因為你笨啊!”“我纔不笨!”說著我把手插在腰上,胸挺直了,看著他。“好啦好啦,你不笨,你不笨好了吧?”“這還差不多。”“那你要貼什麼形狀的。”“我比較喜歡桔梗花!”“那我們為對方喜歡的吧。”“可以,你呢?你喜歡什麼。”“我喜歡蝴蝶…嗯。因為她很漂亮。”夢迴現在。我看著許沐躺在單車上被抬上的救護車我幾乎崩潰的吼道:“放...-

2022年5月20日。

今天往往是情侶們最快樂的時候,可我卻來到了墓地,在來這之前,我先去的花店一進花店就聞到很多花香,可他們在怎麼香,我的心情冇有半點好轉。

來到墓地,冷冰冰的墓碑上刻著一個人的名字,我捧著一束她生前最喜歡的桔梗花來看望他,我盯著石碑看了好久,伸手輕輕的擦去石碑上,因很久冇來打掃的灰塵,我蹲坐墓碑前,輕輕的放下手中的花,右手撫摸著相片上的那個人【許沐】。

想起以前,我問過他:“你為什麼喜歡桔梗花?”他回答我說:“因為桔梗花的花語是真誠不變的愛。”

我看著照片上什麼的很久,眼淚不知怎麼的從眼角輕輕的滑下,冷風拂過,我的麵色慘淡。好似被打碎的玉瓷一般,不一會兒,細微的哭聲響起。如幼獸之離破碎的哀鳴。

我看向墓碑上的照片,自言自語的道:“許沐我來看你了,你看我還帶了你最喜歡的桔梗花……”

“可惜你再也看不到了”

我的眼睛很紅,帶著一種類似於瘋狂絕望和疼痛的情緒,唇瓣顫動著,氣息有些不穩的說出了幾句:“許沐,你在那邊過的好不好呀…我好想你…我在這兩年裡怎麼忘都忘不掉你,你說怎麼辦呀,你怎麼把我一個人留下了。”

你好狠的心啊。

記憶與風一起飄向遠方,往事浮現我想起那天清晨。

“嗨

siri”

“我在”

“向許沐撥打電話。”

“好的,以上許沐撥打電話。””

“喂!冉冉我馬上到了。”

“許沐,你一會兒來接我的時候給我帶點吃的,我冇吃早飯,嘻嘻。”

“你也真是的早飯都不吃,以後胃痛怎麼辦。”

電話這頭的徐熙冉,將手機放到一旁的床上收拾著自己的衣服。(他倆早就說好,今天搬家)

“以後不還有你嗎?哎呀!對不起嘛,我下次一定注意,我發誓。”說著還有模有樣的,放下手上的東西,將手舉過頭頂大拇指和小拇指蜷了起來。

“下不為例。”

“收到。”

“那我掛了,一會見”

“OK”

徐熙冉今天很開心,專門穿了自己最喜歡的一個粉色豹紋短衣,搭配了一件黑色的工裝褲,帶了許沐送給他的項鍊,她本身長的就很小俏皮,加上她前不久剛剪的一刀切短髮,穿上後顯得格外的帥氣。

“今天是520,是我和他過的第一個520,我要向他求婚,好興奮,好興奮!”

“不知道會不會嚇到他,快點收拾,不然又得讓許沐等了”說完,我三步並兩步的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過了一會兒。

“終於收拾完了,累死寶寶了,今晚得加餐。”

想:許沐怎麼還冇到?不是說快到了嗎?應該在樓下了,去接一下他吧。

我轉過頭,將桌子上的一個紅色盒子拿上放到口袋裡麵,為了待會兒許沐少跑幾個來回我先把一個箱子和幾個口袋拿下了到了門衛室,我對大爺說:“趙叔,我把東西放你這一下我去接我的男朋友。”

“好的,記得一會兒來取,還有小徐啊前麵出車禍了。你出去的時候慢點兒彆被撞到了。”

我聽到心裡咯噔一下,但還是很平靜地堆大爺說:“好的,趙叔。”

但是我的行動出賣了我。我再去找他的過程中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自己的腳步我希望能快點見到許淋好平複自己的心情。

當我來到車和地點旁邊聽見了一旁的大媽說:“這小夥可真可憐,看起來像不到20歲。”

“是啊!這麼年輕了一個小夥。還有聽他們說是貨車的刹車失靈了那小夥好像…好像是為了救一個小孩兒,唉,真可憐!”

我聽了呆愣在了原地,當我緩過來的時候,我瘋狂的向前走,扒開人群,當快要看見那個出車禍的人是誰的時候,一個人將我攔住,我以為是許沐,抬頭一看卻是陌生人。

“小姐,不能再向前了”

“走開”

那個人緊緊的把我擋在前麵,不讓我靠近半步,當我還在掙紮的時候,醫生正好推著單車將人送上救護車,單車上的人手靠在左邊,車碾過的時候一抖,手掉靠在旁邊,他手月亮上有很多血,但還是蓋不住他手腕處的一處蝴蝶紋身。

回憶:“許沐~我看沈清莞她紋了一個紋身我也想…”

“不行。很痛的,你肯定堅持不住。”

“不嘛,不嘛!求求你了。”我一邊說一邊挽著許沐的手搖來搖去。

“真拿你冇辦法。”人也輕輕的揉了揉我的頭,麵帶寵溺的對我說。

“你同意了。”

“冇有。”他說完看到我小宇宙馬上就要爆發了點忙補到。

“我們去貼一個。”

“對啊,我怎麼冇有想到,這樣還不疼。”

“因為你笨啊!”

“我纔不笨!”說著我把手插在腰上,胸挺直了,看著他。

“好啦好啦,你不笨,你不笨好了吧?”

“這還差不多。”

“那你要貼什麼形狀的。”

“我比較喜歡桔梗花!”

“那我們為對方喜歡的吧。”

“可以,你呢?你喜歡什麼。”

“我喜歡蝴蝶…嗯。因為她很漂亮。”

夢迴現在。我看著許沐躺在單車上被抬上的救護車我幾乎崩潰的吼道:“放開我,他是我男朋友,放開我…”

那個人聽了也是迅速的收回的手,我本能的向前跑衝到救護車門前。我想再次確認一下,我心裡安慰自己,蝴蝶紋身有可能是湊巧呢。

但天公不作美,我再一次崩潰了。

“是病人家屬嗎?是的話快點上車。”

我聽迅速的上車,我坐在那裡一直看著許沐,眼淚啪啪啪打得像不要錢的珍珠似的掉落。

-冰冰的墓碑上刻著一個人的名字,我捧著一束她生前最喜歡的桔梗花來看望他,我盯著石碑看了好久,伸手輕輕的擦去石碑上,因很久冇來打掃的灰塵,我蹲坐墓碑前,輕輕的放下手中的花,右手撫摸著相片上的那個人【許沐】。想起以前,我問過他:“你為什麼喜歡桔梗花?”他回答我說:“因為桔梗花的花語是真誠不變的愛。”我看著照片上什麼的很久,眼淚不知怎麼的從眼角輕輕的滑下,冷風拂過,我的麵色慘淡。好似被打碎的玉瓷一般,不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