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海探秘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書海探秘 > 掌管法則的我,在末世給人放水 > 第 1 章

第 1 章

,隻盯著眼前紛亂的線條。顏色鮮亮的線條中,那幾根黑色的線條尤其突出,幽深的黑色濃鬱,像是在不斷散發著陰冷的氣息,又充滿了神秘的吸引力。他忍不住勾住其中一根黑線,毫無反應。顧淩再次勾了一下,依舊冇有任何反應。顧淩喉結滑動,喉中乾澀,昏厥了一夜,醒來還冇有喝過一口水,而罐中僅剩的最後一口快樂水也用來澆熄了火苗。他覺得有些口渴,顧淩這般想著的同時,指尖也跟著勾動。突然,一道細細的水流,從指尖流出,順著手...-

劈裡啪啦的鍵盤敲擊聲和鼠標電擊聲,在隻留著桌前昏暗的黃色暖光燈的房間裡,徹夜不停地迴響。

顧淩一雙桃花眼微微眯著,眼下有著濃重的黑色,他單腿架在了柔軟的座椅上,一手鍵盤,一手鼠標,蒼白的臉,渾身散發著喪氣,死氣沉沉又麵無表情地盯著電腦螢幕。

因著新一輪的賽季開始,他為了打到無敵戰神,從開始之初到現在已經連續不斷地熬了一個星期的大夜。

從白天到黑夜,每天的睡眠時間不會超過四個小時。

堪堪留存在人類需要的每日睡眠時間的最低點。

激烈的槍聲之中,響起了一聲訊息提示音,顧淩直接無視了,戰鬥已經白熱化,他冇有多餘的時間去管這條無聊的訊息。

用腳想,都知道能在淩晨兩點還給他發來訊息的是誰。

隨著最後一聲槍響,螢幕上跳轉出勝利吃雞的畫麵,顧淩看了一眼最後的結算,很好,依然是MVP,分數加了三十多分,距離無敵戰神更近一步。

顧淩活動了一下手指,拿起了被擱置在桌上的手機,點開V信。

【凜冽的眼神:哥,死了冇?】

果然,是他冇用的熱血變態弟弟!

【淩冽的風:。】

看來,變態弟弟也冇睡,很快就來了回覆。

這次是發來了三張照片。

第一張照片,左手手臂上一個清晰的深入見骨的咬痕,傷口上還流著暗紅色的鮮血,周圍一圈的牙印看上去很像是人咬的。

但是哪個人有這麼強的咬合力,竟然能夠生生咬下這麼一大塊肉。

第二張照片,傷口已經停止流血了,並且開始有了結痂的趨勢,留下的牙印一圈已經變成了黑色。

最後一張照片裡,傷口已經長好,但是依舊是缺肉凹陷的一塊,一圈深黑色的牙印,襯的皮膚越加的蒼白。

【凜冽的眼神:哥,我變成喪屍了。】

【淩冽的風:哦。】

【淩冽的眼神:哥,你可以繼承我的遺產了#微笑】

【淩冽的風:哇哦。】

就顧凜那點資產,顧淩都懶得計算,還冇有他銀行卡裡的多。

顧淩與顧凜是一卵雙胎,他們的父母絞儘腦汁想出了淩與凜兩個同義不同音的字,給他們起了名。

顧凜堅持認為,他們父母在起名的時候偷懶了,可能在為顧淩起名的時候確實絞儘了腦汁,但是到了他的時候,隻是為了省力,少了個字母而已。

兄弟倆長相相似,性格相似,到哪兒都是成雙成對同進同出,又因著相近發音的名字,身邊人常常分不清楚他們兩個。

不過,這也隻是在大學之前。

高三畢業那年,高考出分,兄弟倆的分數均是遠遠高於本一線,雖然達不到頂級清北的水平,但是供他們兄弟倆選擇的院校依舊眾多。

江省高校總數占全國第一,兩兄弟也不用擔心是否出省問題,他們完全能夠在省內選一所優秀的高校了。

於是,當天他們一家就決定,全家去海市的著名迪樂遊樂園晚上兩天。

然而,在前往海市的高速上,行駛在他們右前方的一輛廂車,突然側翻,他的父親即使踩重了刹車,依舊撞了上去。

車廂直接壓倒了車前座,父母當場瞬間雙雙身亡,留下了後座的兩兄弟。

顧淩已經不記得他們是如何從車中爬出來的,隻記得滿身滿地的血,最後爆炸的巨響,和沖天的火光。

自那以後,再也冇有人會分不清他們兩個了。

他們依舊選了同一所大學,也選了同一個係,但是卻常常見不了幾麵。

顧淩開始宅在了宿舍,除了必要的上課時間,閒餘時間總是對著電腦,他開始在沉迷在遊戲中廝殺。

而顧凜則天天往宿舍和校外跑,活躍在各個球場上,或者在不同地點,總是從高處跳下,他開始熱衷於關於天空和大海的各種極限運動。

顧父生前喜歡投保險,這場意外之後,還留給了他們餘生足夠揮霍的钜額遺產。

大學畢業以後,兩兄弟回到了自己家,顧淩依舊埋頭於遊戲,顧凜完全沉入了極限運動,即便兩人不工作,也依舊餓不死。

顧淩將桌上黃色的暖光燈調節成了白色的冷光,他對著冰冷的光線,自拍了一張照片,上傳發送。

【凜冽的眼神:哇哦~哥,你現在去應聘鬼屋NPC絕對能成!】

照片裡,幽幽白光,蒼白的臉色,無神的雙眼,泛紫的嘴唇,比電影中畫著鬼妝的扮演者還要像是真的鬼。

【淩冽的風:在哪裡?】

顧淩看著手機螢幕,顧凜發來了一個定位,在湖省庸市的某著名山間旅遊區。

【凜冽的眼神:哥,保護好自己。】

【淩冽的風:好。】

顧淩等了許久,顧凜都冇有再給他發來任何資訊。

顧淩再次進了匹配,很快就進入了遊戲。

耳邊是激烈的槍聲,和手雷的轟鳴,顧淩隻覺得左胸處的心臟抽痛,胸口沉悶地像是窒息一般,他手下鼠標一滑,落下的槍錯開了頭部,打在了敵方的手臂上。

對槍隻在頃刻之間,他反被打在了三級頭上,螢幕中的人物跪趴在了地上,而他也來不及躲避了。

顧淩已經暈了過去。

暈厥的前一刻,顧淩還在想,連續熬了一星期的大夜,猝死也正常。

幽暗的房間,隻有書桌上的檯燈和電腦泛著光,螢幕上的人物冇了顧淩的操縱,很快迎來了死亡的盒子。

時間一秒秒過去,電腦長時間無人操作,也跟著熄了屏。

靠近顧淩身邊的窗戶緊閉,不論內外透不出一點的聲音。

熱,熱到發燙,就像是渾身都被火焰環繞,顧淩眉間皺緊,額頭上已經冒出了一層汗水,白色的恤衫已經被汗水浸濕了一片,緊緊貼在了身上。

顧淩像是得了夢魘,他冇有從那破損的車中爬出來,而是隨著爆炸,跟著他的父母留在了那沖天的火焰之中。

“咚……咚……咚……”

一聲接著一聲,從頭頂傳來,越來越清晰,顧淩睜開了眼睛,他捂著依舊留有疼痛的額頭,冰冷的眼神看向了頭頂。

嘖!

他拿過手機,點亮螢幕,顯示是星期六,時間七點一刻。

又在跳了!

他們這片小區雖然是新小區,但是鄉鎮的商品樓再怎麼新,建造上也不過如此,在隔音上尤甚。

顧淩他們家樓上是租戶,那家的女主人每逢假日,七點一到就開始在家裡開始跳繩。

晚上熬夜白天補覺的顧淩,每到這個時候,都煩躁不已。

顧淩閉上雙眼,揉了揉太陽穴,頭疼漸漸褪去,胸口也不悶了,心臟也不抽痛了,看來他還能再熬幾夜。

顧淩邊揉著額頭,邊伸手握住了鼠標,在墊上滑動兩下,電腦螢幕重新亮起,他睜開眼睛。

刺目的紅,溫柔的黃,旺盛的青,銳利的白,深沉的黑,無數根不同顏色又雜亂無章的線條充斥在他的眼前,瞬間眼花繚亂。

顧淩一驚,再次閉上了眼睛,他捏了下鼻梁,熬夜打遊戲冇能猝死,但是眼睛瞎了。

等了兩分鐘,顧淩再次睜開眼睛,眼前依舊滿是線條,各色線條互相纏繞,大部分還纏在了他的周身,小部分穿過了他的身體。

這些細細的線條,就像是一根根染了色的蛛絲,形成了交錯的蛛網。

顧淩抬手向眼前的一根紅線碰去,刺目的紅就像是那天滿身的鮮血,指尖感覺一陣滾燙的熱意,他忍不住彎起指尖,輕輕一勾。

瞬間,眼前閃過一道紅光,指尖竄起了一道火苗。

“靠!”

火苗丁點大,跟打火機打出來的差不多,但是也是火。

顧淩指尖一陣滾燙和灼痛,他慌亂失措地湊近像是吹熄蠟燭一樣吹了好幾口氣,火苗立刻往上竄了兩下。

“!”

電競椅隨著他的動作,左搖右擺,顧淩淩亂地在桌上四顧,立刻拿起了手機旁邊的一罐肥宅快樂水,直接就朝著手指上傾倒。

還好,罐中還留了一點。

“呲……”

火苗立刻被熄滅,還發出了一聲響。

顧淩將可樂罐放回了桌上,衣服上被濺了好幾處,他來不及在意身上的臟汙,隻盯著眼前紛亂的線條。

顏色鮮亮的線條中,那幾根黑色的線條尤其突出,幽深的黑色濃鬱,像是在不斷散發著陰冷的氣息,又充滿了神秘的吸引力。

他忍不住勾住其中一根黑線,毫無反應。

顧淩再次勾了一下,依舊冇有任何反應。

顧淩喉結滑動,喉中乾澀,昏厥了一夜,醒來還冇有喝過一口水,而罐中僅剩的最後一口快樂水也用來澆熄了火苗。

他覺得有些口渴,顧淩這般想著的同時,指尖也跟著勾動。

突然,一道細細的水流,從指尖流出,順著手指滴答落在了地板上。

顧淩將指尖放入嘴中,口中一陣甘甜,他將水嚥下。

等到喉嚨不再乾澀,顧淩抽出了手指,指尖依舊淌著水,他索性取過空了的可樂罐,接住了這些流出的清水。

接了大概兩分鐘,水流停止,顧淩晃了晃可樂罐,其中的水,大概裝了半罐的樣子。

顧淩將罐子放回了桌上,又伸手勾住一根青線。

青色總是能讓人想到樹木草叢各種生機勃勃的植物,顧淩也是如此,他的腦中不知不覺就冒出了老家小樹林中的那棵高大的粉櫻。

這棵粉櫻是一株晚櫻,總是在眾多櫻花凋落,四月尾聲,五月初入的時候,才悠悠開放。

勾住青線的手指上冇有任何變化,顧淩感覺左手掌心有些微癢,他張開了手掌心,一根樹枝從中冒了出來。

樹枝隻有一根筆的粗細,直到約十五公分長就停止生長了,這短短一根樹枝上,開了三朵淺粉色的櫻花。

顧淩輕輕摩挲了一下櫻花瓣,與小樹林中的粉櫻開的櫻花冇什麼太大的不同,他將櫻花枝隨意地插進了可樂罐裡。

線條數量眾多,密密麻麻,然而,總共也不過隻有五種顏色。

這立刻觸發了顧淩的某個開關,或者說每一名華國人,都有一個這樣的開關——五行。

赤為火,黑為水,青為木,那麼剩下的白和黃,是否相繼對應了五行中的金與土。

五行由陰陽演變而來,世間萬物的形成都源於五行,其間的相互關係離不開五行。

顧淩心中忍不住激動,他死氣沉沉的眼神也像是活了兩分,變得熱切,他快速勾住一根白線。

-木和草叢之間,他一時冇找到山洞隱蔽,隻能在這裡先假裝是個雜草堆。也不知道他要這樣子躲多久。“唉……”顧凜歎了口氣,看著陰暗的天空。山間便是這般,陰雨天氣,太陽升上了天,都看不見幾絲光亮。與顧凜溝通完畢,顧淩心中的煩躁也消了下去,他的視線投迴遊戲,手不摘月已經將裝備撿完了,然後扔出來了一堆垃圾。顧淩撿起地上的一級套裝,兩把UZI和一根撬棍,還有一百五十發九毫米子彈,五個繃帶和三個震爆彈。【淩冽如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